告别“穷街”,绽放“秀带” 上海旧改:喜新而不弃…

1 月 21 日,搬家前张杏妹老人和儿子女儿在一起 王翔 摄

半月谈记者 周琳/吴振东/兰天鸣

1月21日,99岁的张杏妹从上海市杨浦区定海路街道146地块搬离前,还和大儿子来了一场小小的“争吵”。住在这个老屋近50年的她,“连一个塑料袋都舍不得扔”。儿女劝她:“新家都有、都有。”张杏妹虽有些将信将疑,但还是麻利地戴上自己的红帽子,对着半月谈记者的镜头大笑着挥了挥手。虎年春节,他们一家人四世同堂,在新家里一起度过。

146地块的集中签约,意味着上海市杨浦区定海路街道的成片二级以下旧里改造任务全部完成。30多年前作家笔下的上海“穷街”,自此正式将拎马桶封进史册。

自2017年开始,伴随着20多个旧改地块的推进,上海市杨浦区定海路街道大规模收集社区记忆,请大学生走进十九棉社区,让老居民在老屋前留下全家福,用影像和口述史等方式,留住城区烟火、社区记忆、美丽乡愁,共同创造了从“穷街”到“秀带”的光阴故事。

全情投入,百年旧里焕“新颜”

“晚上睡觉打地铺时脚丫伸到桌子下”“夫妻吵架不敢大声,因为隔音太差”……一栋小楼拥着四五户人家,各家的液化气钢瓶齐刷刷挤在一块,仿佛一排“不定时炸弹”;有些楼顶上,摇摇晃晃地悬着居民自盖的多层阁楼,被自嘲为世界建筑“奇迹”。这是小说《穷街》中关于“穷街”的片段。

“旧改”,常被称为“天下第一难”。杨浦区是上海最大的中心城区,也是二级以下旧里最为集中的中心城区之一,总量曾占上海约1/3,住有宜居,是每位“穷街”人内心所急、所盼。

2021年,定海路街道累计完成7个基地,共计推进6361户居民签约,这也标志着杨浦区1.5万户的年度目标超额完成。这些看上去普通的数字,对旧改干部而言,是改善百姓居住环境的决心与艰辛,对老居民来说,是几代人的梦想、大半辈子的生活。

“或许对于一些部门来说,146是基地、是地块;可对于街道干部来说,146这个数字是街坊。”定海路街道党工委书记李颖一句话,道出了旧改中的全情投入。

每天下班后,到旧改基地报到,一直到晚间9点半再离开,成为过去一年几乎所有街道干部的“日程表”。为了解开家庭“结”,他们化身为老娘舅、快递员、红娘、房产中介……在法律范围内尽可能解决各类矛盾,打开居民心结。不少居民都是从开始闭门不见、到中间隔纱门闪见、到最后开门相见,干部诚心最终打开居民心门,写就一本经得起检验的“民生账”。

2021年12月,杨浦区提前一年完成了成片二级旧里以下房屋改造任务,5年累计为4.86万户旧区居民圆了安居梦,危棚破房、穷街旧里正式走入历史。

“全力以赴、全情投入,旧城区改造再难也要想办法解决。我们依托市区联手、深化政企合作,创新工作模式、突破毛地瓶颈,提前一年完成任务,5年累计完成房屋征收117.9万平方米。”上海市杨浦区区长薛侃说。

人们在“定海之窗”小小展示馆里拍摄旧改前的老物件 王翔 摄

存温度有厚度,携手留住旧时光

这里旧改的不少房屋是老石库门、老棚户区,一户房屋内通常居住着三四户人家,许多年过半百的居民都是在这样的旧式里弄里出生、成婚、生子,做了一辈子的原住居民。邻居们如今要四散出去,难免有些不舍。怎样记录、珍藏并传播“乡愁”,让更多的人有机会“翻阅”宝贵的弄堂回忆?

定海路街道办事处主任周建辉和几个居民区的书记、志愿者等一合计,“弄堂时光机”“老物件文创”等系列活动应运而生。

自2017年开始,街道大规模收集社区的记忆,一张张居民调研表发到家家户户,街道工作者走进居民家中做访谈,并在此基础上展开学术挖掘,形成了一幅定海街区历史地图。

即将告别的老屋前,400余户居民通过线上提前预约的方式,拍摄了一张张特殊的“全家福”,这些光阴的故事和旧改前的老门牌号码、家里的暖水壶饼干盒等老物件,被收藏在名为“定海之窗”的小小展示馆里。

“常常会有花白了头发的老人,三两个一起,相约了回来看看。”展示馆工作人员说。

在“定海之窗”叙事展中,旧物品、老照片旁边都配有二维码小卡片,参观者扫描二维码就能听到详细解说。而这些解说词正是由定海的居民、企事业单位员工、学校老师和学生等生活、工作在定海的人录制,让游客在看展览的时候听得到“定海的声音”。

记录宝贵“乡愁”,课堂搬进老里弄

此轮旧改中,一个地块颇为特别,这就是上海十九棉纺厂社区。它见证上海“母亲工业”曾经的辉煌和转型。2021年底,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的一群大学生走进社区,将“都市、田野调查与记录”的课堂搬到这个即将搬迁的老小区。

在与居委会沟通好后,这些学生用并不熟练的交流方式敲开每家每户的大门,也打开居民们记忆的大门,慢慢拼凑出这座有百年历史的棉纺厂在历史长河中的模糊轮廓。

陈杨同学的采访对象陆锦云曾担任过平凉路第四小学的校长。新中国成立之初,10岁的陆锦云随着家人从江苏南通来到了十九棉纺厂,一住就是60多年。他向陈杨回忆了刚来十九棉纺厂的居住现状:最早一间 9 个平方米不到的斗室,全家6个人住。床底下有时候也睡人,头露在外面,身体挤在床底下。

“这次我们把课堂搬到里弄,也是希望探讨国际化大都市该如何对待记忆和‘旧’的问题。”在指导老师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张力奋看来,中国一直处于一个短记忆的社会,人们更需要时间去沉淀,在追逐新的现实时,身后留下记忆。

在更新中保护,绘就“穷街”到“秀带”

在城市更新社区复兴的大时代下,“穷街”已从大上海版图上慢慢消失,美好生活拉开帷幕——

离旧改基地不远的方圆几平方公里内,3座公共为老服务设施正在加紧建设;街道隶属的第三家睦邻小厨马上就对外营业;从近江不见江,逐渐转变为在江边惬意骑行快走,数处工业遗存正转变为展示厅、咖啡馆、艺术中心,开放给每一位市民。

沿着定海路向黄浦江边望去,一条从生活穷街、工业锈带转变为“生活秀带”的滨江岸线,徐徐展开。

在保护中更新、在更新中保护,延续历史文脉,留住城市更新变迁轨迹中的印记,是政府部门一直思考的课题。

2022年初,杨浦区启动总投资近500亿元的重大项目,其中不少涉及市政基础设施、社会事业、区校合作等民生板块,旧里将变身为群众家门口的网红公园、睦邻中心、为老服务综合体等,深情演绎“把最好的资源留给人民”这一理念。

周建辉说,未来,“穷街”不仅有新业态、新住房、新商区,还有新的工作者、生活者与学习者。“面对新业态、新的城市空间功能、新的居民特点,定海应当想方设法留住百年杨浦的风度与温度,为城市家园叠加历史的底片、打造新的名片。”

下一步,规划部门还将重点评估里弄建筑的建造年代、建筑质量、重点保护元素等建筑本体情况,甄别分析其所形成的街道界面、巷弄格局、风貌肌理和区域历史价值,进一步确定各类里弄建筑具体的保护保留措施与活化利用方式,延续里弄风貌肌理,体现不可复制的独特价值。

“改”中有留,用绣花功夫,做好保护利用的大文章。上海杨浦区委书记谢坚钢表示,未来政府部门会更好地传承利用,把里弄建筑这一宝贵的风貌财富资源保护好、传承好、活化利用好,最大限度地保护和发挥其价值和特色,在与地区发展有机融合的同时,延续市民对于上海里弄生活的特殊情感和文化记忆。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