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核缺实效,困扰“放管服”

半月谈记者 覃星星 白田田 胡伟杰 梁建强 王朋

“放管服”改革向纵深处推进,一系列便民利企的措施不断出台,激发了市场活力,顺应了社会需求。

但与此同时,基层干部反映,一些考核标准忽视实效,给“放管服”具体工作开展造成困扰。

1

有社区列出100多个服务事项

中部某省政务服务管理局的一名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一些地方为了让成绩单“亮眼”,在开展“放管服”工作时,不顾自身能力,事项一味求多,且纳入考核。

“现在不少地方在推行‘基层公共服务一门式全覆盖’,有的街道社区列出的服务清单有100多个事项。”该名干部认为,没有这个服务能力而盲目罗列,群众体验不好会有意见。幸而后来省里了解到实际情况,制定了服务事项指导目录,最终只涉及生育服务登记、高龄津贴发放等20多个事项。

上级部门没有充分考虑地方承接能力而盲目制定相关考核的情况也有发生。中部某市一位副区长表示,省里一些厅局搞“创建、达标、评比”,专业性的事项“放”下去,都需要地方想办法出钱出人,自己感觉压力很大。南方某市一名干部说,由于前期评估不到位,当地一些审批权限放到下级单位后又重新收回。

“工作状态常常是哪个比较急就先忙哪个。”南方一名乡镇工作人员对半月谈记者说,他所在的乡镇政务中心没有专职员工。有时为了完成考核任务,大量专业性、技术性的服务只能交给临聘人员或是第三方中介机构。

2

网办率考核:一时抓一时不抓?

基层干部介绍,政务服务的信息化处理比率,即网办率,是“放管服”考核任务中权重较大的一个指标。南方某市工作人员说,全市范围内各区县网办率会有考核排名,倒数后三名不得分。“考核网办率的出发点是让不方便出门的人线上办理,但现在有一些不会用手机的老人因为不会线上办理来到办事大厅,还要手把手地教。”这名工作人员说。

一些地方各部门平台之间尚未实现互联互通,网办工作难以落到实处,此种情况下考核网办率似乎“强人所难”。西部某县一名工作人员介绍,以残疾证办理为例,数字政务一体化平台与残联的平台没有打通,数据不能共享。但根据考核要求,所有信息都需要上传网络系统,来办证的残障人士还是需要自己带上各种材料,由工作人员二次录入,这无形中给群众带来不便,也使得工作效率难以提升。

“放管服”改革走向深入,市民扫描二维码获取办事指南 虞东升 摄

一方面是过分追求网办率,让少数不便“触网”的群众左右为难;另一方面,存在对于线上服务平台“只建不管”的现象。

半月谈记者网上浏览发现,南方某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上便民服务栏目存在4个错误链接,通知公告栏停更超过3年,部分板块的多个功能菜单无法使用,有的展示内容与政府工作无关。

3

“满意率”冲上100%?

“100%”这个数字在一些地方“放管服”工作考核中并不鲜见。基层干部反映,虽然考核出发点是为了服务好群众,但百分之百的要求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让部分一线干部面临任务压力时不得不大搞“突击行动”。

对一项服务工作,北方某市要求有关部门必须让市场主体“百分之百满意”。一名基层干部表示,一到考核临近的时期,自己就加班加点给商户打电话。有的商户接到电话觉得莫名其妙:“我明明没有办这项业务,为什么也要对这项工作表示满意?”

有些地方让群众扫码在线评议,并将其作为重要的考核依据。“我们处于处置矛盾的一线,对于这项考核我们‘有苦说不出’。”中部某市执法部门负责人坦言,“一些违法违规的人遭处罚后心怀怨气,扫码后故意给差评,有人还把评议码拍下来,发动自己的亲朋好友一起给差评。”

为了“满意率”达标,少数干部甚至不惜以身涉险。据了解,中部某市一执法部门为提高满意率,部门内9名工作人员反复录入系统,累计给予好评1266次,查实后9人被通报批评,部门负责人受到行政警告处分。

4

树立实绩导向,进一步提升改革质量

兰州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王学军认为,地方绩效考核有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不断深入的改革对服务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绩效考核也要经历注重量化指标到注重质量的转变。考核要辩证看待,不能以量取胜。特别要找到牵住“牛鼻子”的关键指标,挖掘一些充分反映“放管服”工作成效的指标。此外,还可以适时引入第三方评价,真正找到“放管服”工作中的痛点和难点。

“放管服”是三位一体的概念,要进一步提升改革质量。王学军建议,财权、人力资源等其他配套权力配合事权进行下放。

专家表示,对于地方而言,既要“压担子”,又要“递梯子”。同时,要扭转一些干部重权力、轻服务的观念,“放管服”工作应充分考虑服务对象的实际情况。上级部门考核时须树立实绩导向,提高政策效果,工作出了实效,群众满意度自然会提高。

原标题:服务一味求多,网办忽冷忽热,“满意率”须百分百:考核缺实效,困扰“放管服”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