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子宫姓党的计生悲剧(下): 那些”上环””上夹”的受害者们

Photo: RFA

中国自从2017年开放生二胎后,国家鼓励女性取出宫内节育环,却也有中国女性没那么幸运,直到现在都无法取出体内的金属环残留,或是因为结扎的输卵管银夹糜烂,导致器官切除。中国政府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对待这些一生都得承受政策后遗症的中国女性的呢?本台记者郑崇生制作了两集独家特别报道《子宫姓党的计生悲剧》,下面请听下集。

  • 【独家】子宫姓党的计生悲剧(上):绝育针下的小白鼠

五十八岁的景丽萍一个人住在北京市郊的危楼,有孩子等于没孩子的孤苦人生,要从三十多年前她生下第三胎说起。

在中国的计生政策下,“没钱得偷着生”是她的写照。1990年,景丽萍躲回娘家生下儿子后,才满月回到甘肃的婆家,计生小分队就追上门,强迫她做了输卵管结扎术,上了金属夹。她虽性命无虞,但人生全毁。

景丽萍告诉记者,上银夹后,她只要有性生活就会昏迷,第一任丈夫因此和她离婚,带走了儿子。她后来两度重组家庭,身体状况依旧没改善,同样以离异收场,直到2013年她第一次在公共场合昏迷被人送到医院。

“那时诊断说我是输卵管发炎,但我没有条件治疗,只能靠别人给我点消炎药吃。我之前也没做过详细检查,因为一说结扎过,在甘肃当地就没有医生愿意帮你看,也不给你写病历,直到2017年又在路边昏倒,被人送医院查才知道夹子有问题,输卵管长期发炎,都已经有褐色组织了,我只能切除输卵管。”景丽萍说。

景丽萍的情况,难道不是节育手术的后遗症吗?甘肃省卫健委2020年在当事人的多次要求下,总算发出官方鉴定文书,但是判定的结果却是“不属节育手术后并发症”,而这和第三方鉴定机构得出的结论不一样。

北京云智科鉴中心是北京市工商局立案的合规鉴定机构,2021年根据甘肃省妇幼保健医院的病理诊断报告书与甘肃省的相关资料鉴定认为,景丽萍出现盆腔异物与卵巢囊肿等其他并发症,导致得切除输卵管,“属于节育手术并发症”。

第三方鉴定资料截图(景丽萍提供)


中国式鉴定:政府是球员兼裁判

但按照中国的《计划生育手术并发症鉴定管理办法(试行)》,甘肃省榆中县人口和计划生育部门负责景丽萍的并发症鉴定管理工作,出具的鉴定报告说,当地政府三十多年前大清查、风风火火推动计生节育工作,不是导致景丽萍健康出状况的原因,而且说这是中国法治体系所认可的,甘肃省有法律依据。

甘肃省卫健委一名郑姓工作人员在电话中简短告诉记者,“我们这个都是经过县级、市级、省级三级鉴定过的,这个(决定)是专家做的,我们也不是具体学医的,只是搞行政的,我们也只是‘尊重专家的意见’。她的那个鉴定单位不属于我们(认可)。”

推行计划生育的宣传口号(网络图片)

景丽萍不接受这样的说法,“我的输卵管褐色组织是怎么来的?我的输卵管为什么发炎?为什么我做了节育手术后就性功能丧失?这些问题你给我说清楚了。你说不是并发症我也认,但是你没有!”她说甘肃省卫健委委托专家做的报告避重就轻,她还要上诉申请复议。

像景丽萍这样的案例,过去在山东帮助许多计生政策受害妇女维权的中国人权人士陈光诚看过也处理过太多。他告诉本台,计生政策映照出中国根本是法治沙漠,过去以暴力手段执行计生政策,中国多省都出现过。做手术前还会先打好一份知情同意决定书,要民众签名。陈光诚说,这是“用权力耍流氓”,出了事了流氓又怎么会负责?

他告诉记者,“按照法律的公平原则,这种鉴定应该由独立第三方来做。但法律在中共国仍然是一个工具,它不是(为了)实现社会公平,它是共产党用来控制人民的工具。中国实现法治最大的障碍就是中国共产党,党在法律与国家之上,这是主因。”

推行计划生育的宣传口号(网络图片)

推行计划生育的宣传口号(网络截图)


上环或是取环 中国女性身不由己

在中国,党管一切,包括生儿育女。为解决长期一胎化造成的人口老龄化问题,2017年开始政府鼓励妇女取出节育环。最新官方数据显示,中国这个女性上环世界大国已经出现取环比上环人数多的反转,是40多年来首次。2019年,女性取出节育器的达325万例,超过上环的301万例。

但安徽的藤优霞却不是那325万分之一。她因为多年前的取环手术失败,导致金属环残留已进入脏器,一度性命垂危,但是都没有医疗机构愿意帮她动手术。

藤优霞的丈夫李凯指控,安徽繁昌县政府先是没做好取环手术,后来又隐瞒,直到他们到外省市就医才知道情况,当地政府却动用一切权力,阻止藤优霞取出金属环残留,她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差。

“那是1991年,都还没出月,我老婆就被强制上环,而且是在家里做的手术,就在我家床上,之后我老婆状况一直不好,出血,连小便也会有血,1997年我们取环,但手术到一半我老婆又大出血,就没做完,之后情况也没改善,直到2013年到江苏昆山市中医院照片子才知道有金属环残留。”

推行计划生育的宣传口号(网络图片)

因为金属环残留,藤优霞已摘除子宫与卵巢,还做过膀胱悬吊手术。最让李凯生气的是,如果不是2016年到北京中央卫计委上访,他都不知道繁昌县早已经上报藤优霞取环手术未完成的报告,国家还把相关预算都下发给了地方,“中央卫计委的一个主任申处长说,这个钱国家早就付下去了,意思就是你这个地方政府没有处理事情,我们根本没有拿到这个钱,这份报告我们根本也没有看过,一直在隐瞒。”李凯气愤地告诉记者。

夫妇俩求助过安徽、江苏与上海多地医院,却遭到安徽当地政府暴力绑架,不让就医。中国也有媒体报道过他们夫妻俩求助二十多家医院取环无门的处境。李凯说,现在已经演变成医疗纠纷,大家都害怕。医生都说“哪里上的环、哪里取”。

一个人在上海打工的李凯,现在只能把照顾太太的工作交给在老家的独生子,“我们这个家不成家了,我所有赚的钱,都在给我老婆看病,不然她早就死了,有什么办法。我希望,(国家)做的事情,国家要负责任,面对这个事情,应该要切实解决不能一拖再拖,不能拿老百姓的生命来当成个别干部往上爬的阶梯,让我太太把手术做了。”

截至发稿,本台多次拨打安徽省卫健委、安徽芜湖市卫健委电话,都无人接听。

为“四术”与绝育针受害者请命 公开资料建立国赔

“上环、结扎、引产、流产”是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下,中国女性这四十多年来面临的“四术”,到底有多少受害者?

推行计划生育的宣传口号(网络图片)

官方数据显示,中国1980年到2009年间至少进行了六亿次的四术手术。中国有文献推断,即使按照最理想状态下、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后遗症发生率,就是六百万妇女如景丽萍与藤优霞一样,落下一生病痛。

这还不包括中国官方统计中没公开纪录的绝育针受害者,如上集报道提到的湖北的彭冬香。

位于纽约的中国妇权创办人张菁就说,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就像一条锁链一直套在中国妇女的脖子上,从来就没有取下来过。她呼吁中国政府解密数据,并修法制定合理的计生手术并发症国赔办法,诚实面对过去,才有可能迎向未来。

“解密数据,订定国赔制度,中国少做一颗导弹,就可以省下来很多经费,足够赔偿中国妇女了。这是中国妇女应该要求的,中国全国妇联也该出来说句话。”张菁说。

中国人口问题专家、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研究员易富贤更说, 中国根本该修宪,删除计划生育政策作为基本国策的条款,立即停止计划生育政策,也不该由国家去推动三孩政策,“这只标志着中国的计划生育根本没有停止,没完没了,这是对政府的一种嘲笑。”

易富贤认为,生不生孩子与生几个孩子是人民自己的事,政府该做的是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与条件,让人民愿意生,而中国政府还不肯放手,想指点指导显示“计划生育还没废除,还有庞大的利益集团想左右中国的人口政策。”易富贤说。

他也认同要检讨过去计划生育政策对人民造成的伤害,“如果政府不承认错误,你怎么纠正错误?”易富贤反问。

情况确实如此。景丽萍就哭喊,“像我这样,被计划生育闹成这个样子,谁还敢生,谁敢给你报效国家啊,谁敢!”

记者:郑崇生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