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对谈:2021年中国政治、外交大事盘点

2021年正在成为历史,中国在政治、外交上发生的大事正影响着其自身和世界的走向。本台记者王允邀请海外政论杂志《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和美国明镜新闻集团总裁何频针对2021年的中国政治和外交大事进行了盘点。以下请听本次讨论的内容。

  • 中共公布第三份历史决议 继续否定文革、大跃进
  • 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吹捧毛泽东 肯定习近平领导地位
  • 六中全会公报五位领导人并列 强调毛泽东功绩只字不提过错

记者:听众朋友们好,我是王允。在本次访谈中,胡平和何频两位先生分别列出了本年度三件最重大的中国内政和外交事件,其中多有重合之处。他们都认为,中国政府不断加强社会控制,以及中美关系和中国国际关系持续恶化,是本年度最值得关注的三件大事之二。

与此同时,胡平指出,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召开,以及发布第三份历史决议是中国第一重要的政治事件。因为这可能影响到明年中国形势的发展,尤其是二十大的召开。

何频则认为,中国政府继续对新冠疫情采取清零政策,对中国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我就两位先生的这些排序,与他们展开了讨论。

中共公布第三份历史决议(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记者:从上面可以看出,两位先生对中国重大内政、外交事件的排序上还是有一些差别。胡平先生强调了最重要的事件,是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召开以及发布中共第三次历史决议。请问何频先生,您如何看待这一事件的重要性?

何频:这件事当然是有重要性,但我认为它的影响有限。第三次历史决议是习近平用来统一官僚们的思想。这种意识形态的文献只是习近平发动的一个号角,并没有反映出内部斗争和分歧。中共高层、民间以及军方没有任何势力可以挑战习近平现在的执政方向。

记者:胡平先生还把中美关系持续恶化,看作是仅次于十九届六中全会召开的重要事件。能否请您谈一下对这个事件的基本分析?

胡平:今年初,拜登总统上台的时候,有不少人对拜登有所期待,以为他会对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有所调整,可能走向比较缓和。但现在看起来,中美关系并没有缓和,而是持续紧张。这就包括拜登签署《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以及对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等等。

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2021年11月在北京举行(美联社)

记者:两位先生都谈到了中美关系对中国政治环境的影响,但你们都没有谈及台海问题。在这一年中,中国频繁派出军机去袭扰台湾的防空识别区,这种做法比往年大幅提升。能否请胡平先生分析一下,这一年中,台海关系对中国局势的影响以及它今后的走向?

胡平:我不认为这个事情有多么急迫的严重性。因为在这个阶段,台海发生战争的可能性还是微乎其微,基本上可以排除。因为第一,台湾方面现阶段也不可能去搞什么修宪,搞台独;第二,大陆方面主要出于军事力量的对比,比较忌惮美国的介入,所以也不敢动手。他们是希望在今后一段时间,中国的综合国力和军事力量有了进一步增长,把美国的力量从这个地区排挤出去,形成他们在台海一带绝对的军事优势,迫使台湾接受“一国两制”,也就是对台湾不战而降,这是大陆的算盘。既然各方都是这样的考虑,所以这个地区只是有一些紧张形势,但都不可能跨过临界点。

记者:与台海形势同样吸引眼球的是香港局势。在过去的一年中,香港的选举制度遭到“完善”,以《苹果日报》、立场新闻等为标志的香港民主派媒体受到打压,外界也大多对香港局势比较悲观。请问何频先生,您如何评估香港的形势?

何频:香港的形势走到今天的地步,我是很痛心的。我的公司在香港做了几十年的新闻出版业,在去年国安法颁布之前,我也不得不把它撤掉了。但我认为,香港虽然已经不是过去的香港,但也还不是内地的那种状况。

香港仍然会表现出自己的特点。它相对成熟的司法体系还会扮演一些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它能对市场经济进行一定的保护。可能香港不再会是政治民主的试验地,但中共至少会让香港保持自己的特色,尤其是它不同于深圳、上海和北京三个地方的股市,因为它这个股市更具国际化,更具有吸筹能力。尤其是当中美之间在华尔街的问题上较量的时候,很多优秀的中国企业会到香港去。所以,如果香港的政治状况趋于稳定之后,中共感觉到香港的情况不会对它产生威胁的时候,在经济上更大幅度对香港的支持措施可能会上场。那么,香港就会变成更为纯粹的一个经济性城市,或者说一个中心。香港作为中国和西方、和世界的缓冲地带,也会展现出新的特点。

香港立场新闻多名高层2021年12月被拘捕(美联社)

记者:两位刚才都谈到了这一年中国政府加强社会控制的这个趋势。明年即将召开中共二十大,那么这种社会控制是会继续加强呢?还是会有一些其他的调整?

胡平:在二十大之前,我看不出这种社会控制有放松的迹象;另外一方面,又面临中共党内的一些矛盾和冲突,会发生什么都很难断定。这就包括我们看到,《人民日报》接连发表两天唱对台戏的文章,以及刘亚洲将军被留置等事件。大家都可能猜测到,在中共内部有一股反习近平的势力,所以这次我们看到的这些冲突和分歧将如何演变,这就是很值得关注的点。

记者:谈到社会控制的问题,何频先生一直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尤其是企业控制的问题。能否请何频先生谈一下您的观察?

何频:对企业的监管是全世界都需要做的事情,中国是用很粗暴的方式进行干涉,这个里面带着很强烈的维护党的利益的因素,所以人们对经济和政治的前景有很多的担忧。但这可能忽视了这种监管的必要性,掩盖了它的复杂性。实际上,通过这样严格的监管,有可能恰恰可以为下一步的产业升级和调整创造条件,这就有可能让美国面临中国更强有力的竞争力。

记者:刚才胡平先生谈到社会控制的问题时,其实是牵涉到了中共高层的政治斗争。请问何频先生,中共高层内斗是在愈演愈烈吗?

何频:没有。我恰恰在这一点上与胡平先生有根本上的分歧。事实上,《人民日报》上的文章并不是其它的政治势力促使其发表的,而是六中全会之后,中共对这个历史决议的统一宣传的安排,只是各自的侧重点不同。

现在对习近平的不满是非常多的,这一点上我同意胡平先生的判断。但这种不满的声音敢怒也敢言,但没有实际的行动,因为他们没有工具。现在习近平对党政军的控制程度达到了超过毛泽东时代的水平,习近平真正的威胁其实是黑天鹅或者是灰犀牛,也就是我们难以预料的某个事件。比如,房地产如果崩溃了,使得很多人的生活或者经济产生一种幻灭的话,他能不能应对这些危机?

记者:感谢两位先生从不同角度,对2021年中国重大的政治、外交事件进行了点评。

记者:王允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