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最钱线: 存款去哪儿了?

资料图片:银行柜台上一张 100 元人民币钞票。

法新社图片

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这里是《中国最钱线》,我是主持人子朝。本期节目,我们来聊聊最近很火的一桩新闻:河南村镇银行存款消失案。
消失的存款
2022年4月,中国河南省多家村镇银行相继爆出客户存款“失踪”事件。这其实不是中国大陆的银行第一次爆雷,其规模也不算大,但在当下中国经济危机重重的背景下,引发了广泛关注,也对市场情绪产生了不小的冲击。
从4月开始,河南境内的4家村镇银行,包括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在几乎同一时间毫无预警地突然关闭了线上取款和转账渠道,引发了储户的大规模恐慌。所谓村镇银行,是指经中国银保监批准,由境内外金融机构、境内非金融法人或自然人出资,在农村地区设立的主要为当地农民和农村经济发展提供金融服务的银行,可以看成是农村社区银行。根据相关规定,村镇银行的最大股东必须是商业银行且持股比例不低于20%,并且只能在本县区内发展业务。
既然业务范围不出县,而且做的也都是农民的小笔信贷,怎么这么容易就出事了呢?还闹得这么大?唉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了,这种地域限制的规定绕过去实在不要太容易。这几家村镇银行通过与各类互联网第三方金融平台合作,在这类平台上发售它们所谓的“存款产品”,一下子就把业务范围扩展到全中国。这些平台中不乏百度旗下的“度小满”,小米旗下的“天星金融”,中国人寿控股的滨海国金所等一线大平台。许多投资人首先出于对平台的信任,被相对一般银行更高的利息吸引,又看明白了这确实是银行存款而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投资项目才投了钱。虽然在2021年,央行出规定要求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平台吸收存款,村镇银行的存款产品不得不从第三方平台上下架。但很多储户在这几家银行的客户经理的热情邀约之下,又转至这些银行的微信小程序办理存取款业务。这些储户的心理是相似的:“村镇银行再小也还都是个银行,我办的是存款又不是买什么乱七八糟的理财,存款受法律保护的啊怎么会出事呢?”

储户已超过月余无法提钱,受害者一起到河南银行保险监督局门口抗议,要求返还血汗钱。(推特图片)

大部分客户通过互联网购买的是这些银行的7天通知存款类产品,同类产品在大银行的利率一般是年化1-2%,而通过互联网购买的村镇银行存款产品年化收益率高达4.2%。显然村镇银行是在高息揽储,这其中自然会有风险,一旦他们的资产端业务出现什么大的风险确实有可能让存款无法及时兑付。不过我4月份在财经媒体的犄角旮旯刚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也没觉得是什么大事,就算乡镇银行家底薄弱一些,资产端也就是贷款的业务不还是跟着负债端也就是存款的规模走的,只要还在遵守银行监管的各种准备金比率,应该是能应付挤兑以外的各种情况的,而挤兑本身是可以靠一些安定人心的小手段消除的。当地政府出于维稳考虑,还是会想办法尽量摆平这事的吧?
没想到这事情的走向却让人要高喊“不会吧,不会吧”。这4家村镇银行的大股东同为河南许昌市农商行,而这家银行本身就已经一团乱麻了:股东多达76家企业和个人,其中一半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甚至年初其副行长还被悬赏通缉。许昌农商行在近期还把自己的大笔股权挂到网上拍卖。据不完全统计,这家银行至少四分之三的股份是通过代持形式为隐秘股东所持有。而这家银行在村镇银行危机中的表态也十分奇怪。首先是第一时间跑出来说,我只是个股东,并不控制这几家银行的经营,出什么事情跟我没关系。这几家银行是被同一家企业——河南新财富集团实际控制,可这家公司已经于2022年2月撤销了!
大股东跑出来说“我不是股东”,后面的剧情便可以理解了。这几家银行现在统一口径表示:我们作为村镇银行,存款业务必须在本地办理,根本没有什么线上途径。你们这些钱本来就没有存进我们银行里,而是存进了别的地方被骗走了。你们受损失的人赶快去报警吧,跟我们没关系啊。
这对于储户们可谓是晴天霹雳,这很可能意味着他们的钱彻底拿不回来了。说到这里,我们就要来介绍一下,中国的银行会不会倒闭?真倒闭了要怎么办?
银行垮了怎么办?
我记得十几年前我大学刚毕业在银行网点实习时,带我的师傅经常跟我说“记住这钱不是你的,是国家的”——这话其实不大对,柜台里的钱明明是客户的嘛。不过这确实体现了中国的银行都不同程度地沾点“国家信用”。银行一直是最赚钱的行业,银行牌照也是最有含金量的牌照,非银行企业里的顶级富贵者如阿里腾讯平安,拿一块银行牌照也是要费九牛二虎之力。90年代后期已经技术破产的国有大银行,是国家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帮他们剥离不良资产救回来的。银行倒闭这种事情,确实远离大部分中国人的日常生活。
但中国确实有过4家银行倒闭。前三家集中在90年代后期朱镕基铁腕整顿金融业的时候,包括著名的海南发展银行。第四家是2020年8月宣告破产的包商银行。这家银行曾经以小微企业金融业务方面的大胆创新闻名,支行遍布各沿海发达城市,曾被国际评级机构评为亚洲十佳银行,资产规模一度达5000多亿元。但因为被大股东、资本大鳄“明天系”把持,资金被大股东利用缺乏风控的贷款不断掏空,占用资金高达1500亿元。在“明天系”掌门人因为卷入中共高层权力斗争而“被失踪”之后,包商银行业务停滞,这一窟窿一下子被暴露在公众面前。而天降伟人对“明天系”的亲自出手也让这家曾经的“地方城商行逆袭典范”失去了翻身的机会,只能宣告破产,其业务由其他银行接管。

储户拿着自制的字条,不甘血汗钱凭空消失,要求村镇银行还钱。(推特图片)

包商银行作为全国排名前50的大型城商行,其破产时存款余额超过2000亿元,客户数量400多万,都远远高于这次出事的河南几家小村镇银行,但对包商银行的处理却是相当平稳的。首先是为其指定了业务接管银行,央行还给这几家“奉旨背锅”的银行专项资金支持。其次是启动了存款保险机制,承诺使用存放在央行的存款保险金给予存款客户最多50万元的补偿,这一金额超过了99%客户的存款额。而且在企业客户、金融机构客户、银行同业客户的一再争取之下,最后所有5000万以下的存款都得到了全额偿付。 对包商银行破产的处理,其实算是一次化解金融风险的成功案例,特别是第一时间启动存款保险机制,给人数众多的个人客户吃了定心丸,反而强化了银行业整体的信誉。但包商银行的崩塌,也暴露出中小银行存在的被某些特定股东控制,大股东占用银行资金的问题。这次河南村镇银行危机,很多人也怀疑是类似的原因。而大部分储户则寄希望于像处理包商银行善后那样,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补偿。但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这几家银行并没有倒闭,而他们的钱却似乎没什么希望拿回来了。因为官方公布的事件定性是:他们的钱根本没有存进银行,既然不存在存款,那么银行不需要为这笔钱负责,更牵扯不上用存款保险赔付了,没有存款就没有交保险金啊。
小县城里的资本大鳄
这个结论却是太过荒唐但它却是真的。按照官方调查结论:这些通过第三方平台存入的钱根本没有存进银行里,而是被转入了银行实际控制人——河南新财富集团控制的账户,然后不知所踪。也就是说,这些钱是被骗走了。河南警方对这起案件的定性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这意味着这些储户就要像P2P乃至于民间借贷中的受损者一样,需要等待警方从“骗子”那里一点点把钱追回来再给自己赔偿,这基本上等于钱打水漂了。
这些储户面对这个结论,一致表示就是冲着银行来的,他们根本没有听说过什么新财富集团。据报道,河南新财富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是一名叫吕奕的商人,此人传说已经逃亡海外,新财富集团也于今年2月注销。想通过这条线追回存款,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这个吕奕可谓十分低调,网上甚至找不到他几张清晰的照片。但据一些调查报道称,此人是河南多家农商行、村镇银行的实际控制人。然后又通过这些金融机构给企业办理融资,静悄悄地控制了多家企业的大笔股权。此君所有的股份都通过代持控制,几乎未出现在任何股东名单上,但其实际控制的资产少说也在几百亿的级别。吕先生庞大的隐形商业帝国的核心是兰尉高速,管理河南境内几十公里的一段高速公路,年收入在7亿元左右,注册于河南省尉氏县,可谓县城里的巴菲特和索罗斯。
据媒体报道,这位尉氏县的吕先生卷入了一系列经济案件,包括2018年被判刑14年的郑州银行副行长、不久前落马的广州农商行副行长都与他有密切关系。但此君却能一直平安无事,甚至在危机总爆发的时候还能润成功。不知是有大佛的法力罩着他,还是他聪明得有如孙悟空转世呢。
我在上海和深圳的金融圈朋友倒是有不少都知道此君,和他的隐形商业帝国打过交道。据很多人推测,这次村镇银行危机爆发的原因,可能是吕先生在石家庄的一次失败的大型战略投资——当然也不一定是失败,要看你站在谁的立场上。那要追溯到2017年,当时上海深圳的金融圈很多人都听说过“石家庄乐城国际贸易城”项目,那是一个打着“承接北京首都功能转移”旗号,规划占地十几平方公里的超巨型物流商贸中心。这个项目是由吕先生控制的兰尉高速和一家专门开发商贸城的地产企业浙江乐城合作的。当时号称要为项目前期开发融资10亿以上,并给出了年化收益15%的诱人回报——当然这么高的收益确实是有可能图谋你的本金的,但据去实地考察过这个项目的朋友说,项目本身倒是很不错,就是“这个老板路子有点野”。因为他居然提出,可以用自己实际控制的几家村镇银行为这个项目担保,虽然这事儿明显违规,只能偷偷摸摸去做。当时我朋友里面有一些去考察后放弃了,也有人接了这个看起来很香的大饼,要了额度发了产品,组织大批营销人员在各种微信群里锣鼓喧天地推销了两三个月,刷屏刷到你不想看到它都不行。卖力营销加上这个项目当时“看起来很美”,10亿的融资任务完成得很快,听说后来还超募了不少。

河南多家村镇银行爆发吸金纠纷,大量储户跪地抗议。(推特图片)

我再次看到乐城商贸城这个项目的名字,已经是2020年,当时我已来到美国。在一个墙外论坛上,我偶然看到一封来自乐城地产董事长妻子的举报信,称吕奕骗取了乐成地产价值30多亿的股权,并以此向银行做抵押贷款后又赖账,将债务甩给乐城,并控制了这家价值百亿的地产公司,并称其“勾结公检法”,反手以所谓职务侵占的名义将乐城地产老板送进监狱,据说被判刑达19年之久。当然那个当年看起来很美的商贸城项目,自然也是烂尾了。我这时候才想起来,那几个拿了项目融资额度的哥们,他们和他们的投资公司好像也都好久没什么消息了…
据我的推测,乐城地产可能也不完全像他自己说的那么无辜。整个事件的图景很可能是这样的:因为2018年开始,地产业步入下行通道,商业地产首当其冲受影响,这个项目的资金开始出现问题。而本来就想挣快钱,玩十个锅八个盖游戏的吕总不愿意在这个项目上占用大量资金,索性就下狠手把乐城公司拿到手里,再用它作为融资的新根本,于是利用自己黑白两道通吃的优势下狠手。怎奈人算不如天算,后续的疫情砸烂了他翻身的希望,他向银行借的钱也变成坏账。这时候只能指望他手里的几块村镇银行牌照来挽救自己的商业帝国了。通过与互联网三方平台合作,这几块牌照确实为他搞来了钱,而这些钱就直接进了他自己控制的账户,然后他就润了。比起身后身陷囹圄的行长和地产老板们,以及被拖累破产变成老赖的一堆投资机构和个人,还有无数欲哭无泪的储户,他确实是人生赢家。
“国家”真的没有责任?
当然了,我这期节目并不是介绍吕总的丰功伟绩的。但从这么一个“县城资本大鳄”神秘又惊人的“成功”事迹来看,在中国搞一些银行牌照,掏空储户的钱来喂养自己的商业帝国,其实不一定要“明天系”肖建华那样通天的大佬才行。的确,村镇银行的牌子相比一般商业银行廉价很多,但这也暴露出中国的各种金融监管,并没有他们自己声称的那么有效。
更严重的问题是:根据这个“非法集资”的定性,央行到目前为止拒绝动用存款保险金为存款人偿付。如果这些钱真的是被“偷”了,也就是说这些钱确实没交过存款保险,央行这个表态倒也可以理解。但对于广大储户来讲,他们实实在在地在线上签署了存款合同,办理了开户手续。给他们发信息的是银行的官方号,微信上办理业务的小程序也通过了微信的主题资格认证。在客户的角度看来,这是在真的银行存的真的款,而“骗子”相当于开了一家有牌照的假银行。但普通大众如何辨别?他们认的就是银行。说真的,即使这确实是诈骗,那也是银行自己去跟骗子解决的问题,对于广大储户的责任依然存在。如果按照所谓“非法途径吸收资金”的说法,等于告诉银行内部出现问题,银行就可以不认、不赔偿,那么存款保险自然是可有可无,银行的信誉也会沦为笑柄。而当下中国经济正遭遇内外多重打击,各种系统性风险事件频发,村镇银行、城商行农商行这类小型金融机构作为金融业最脆弱的一部分,很可能率先遭殃。
在大新闻密度严重超载的2022年,这几百亿消失的存款很快就会被热搜遗忘。据媒体报道,部分储户的自发维权也遭到了铁拳镇压。我猜测以后这样的事应该还会发生,也许会变得连上头条的机会都没有了。

本期节目就到这里,子朝下周与您继续相约《中国最钱线》,再见。跨際數位行銷, 跨際數位行銷有限公司, 跨際數位行銷有限公司dcard, 跨際數位行銷 面試, 跨際數位行銷 評價, 跨際數位行銷 ptt, 跨際數位行銷 mobile01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