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军事无禁区:一道曙光-俄乌谈判出现转机

俄乌谈判出现转机。东道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会谈前致词。

(法新社)

本栏目每周五首播新节目,之后还有几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听,或透过 YouTube及RFA官网收听。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

俄乌战争进入34天后终于露出曙光。3月29日,俄乌两国代表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Istanbul)举行新一轮谈判,双方都提出一些让步的建议,战局看来似有转机。和前几次相比,这次谈判至少出现比较具体的进展。

具体谈判

俄罗斯代表团团长、总统助理梅金斯基(Vladimir Medinsky)指出,为寻求妥协俄方采取两项冲突降级措施:军事上减少基辅方向的作战行动;政治上俄罗斯不反对乌克兰加入欧盟。但是乌克兰不能加入军事联盟(北约NATO)、不在境内部署外国军事基地和部队,不在没有俄罗斯等保证国同意的情况下在乌克兰境内开展军事演习,以及放弃核武器并确定不结盟地位。他说,乌方基本同意遵守这些原则。但乌克兰没有就此做出说明。

《乌克兰国家通讯社》当日引述乌克兰谈判代表阿拉哈米亚(Davyd Arakhamiya)的话说,乌方向俄方提出一项关于为乌克兰提供新的安全保障体系的建议。它必须是一项国际协议,由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加入国际安全保障条约,作为安全保证国,能够发挥类似北约第5条集体安全的作用,一旦发生侵略行为,能采取各项军事援助和设立禁飞区,并且在3日内实施。

安全保证国应该包括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阿拉哈米亚说,这件事可以单独来谈,土耳其、德国、加拿大、意大利、波兰、以色列也在其内。这是一个初步的清单,该协议采开放形式,如果其他国家表示希望加入也可以。俄方的立场是,为实现乌克兰不结盟与无核地位,双方将继续提出保证乌克兰安全的保证国名单。

并未停火

对于最敏感的顿涅茨克(Donetsk)、卢甘斯克(Luhansk)和克里米亚(Crimea)的地位问题。根据乌方说法,双方不列入谈判协议内容而单独讨论。乌克兰总统办公室顾问波多利亚克(Mykhailo Podolyak)对媒体表示,乌方建议与俄罗斯就克里米亚地位问题进行为期15年的谈判,可谓一大让步。

然而,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隔天表明,克里米亚已是俄罗斯的一部分,俄方不会与任何人讨论克里米亚问题,包括与乌克兰的谈判。

有关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地位问题,乌克兰不承认她们是独立共和国,而称其为”临时被占领的地区”,而且讨论的问题是该地区中的某些区域而非全境。该部分将由俄乌两国总统在谈判中讨论。不过,俄方不同意这项建议。俄罗斯代表团团长梅金斯基指出,对于乌克兰的安全保证,”不适用于乌克兰称之为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州个别地区的那些部分。”

谈判结束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发表声明重申,在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问题上不能妥协,也不会有任何妥协。俄军必须撤离所占领土。这次谈判释放积极信号,但是俄罗斯的炮弹并未停止。他说,凡涉及全民重大决定不能由1个人或一群有任何政见的人做出,而需由全体人民决定。乌克兰总统办公室顾问波多利亚克对媒体说,如果各方达成协议,乌克兰将就商定的条款举行全民公投,之后该协议也将得到保证国议会的批准。

看来俄乌局势要能完全明朗尚需一定时间。但是不管如何,这次谈判终究踏出实质的一步。会谈前,东道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致词时表示,会谈取得的进展将使下一阶段俄乌两国总统接触成为可能。

聚焦顿巴斯

俄罗斯作战重心开始集中顿巴斯地区。图中为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战前视察该区守军。(路透社)


俄乌战争到今天能出现有进展的谈判,主因是俄军入侵行动不如预期,战略误判、战术落伍,大军有深陷之虞,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不得不采取战略收缩,把重点放在乌东顿巴斯(Donbas)地区,确保战果以抬高谈判筹码。但俄军的宣传并非如此。

据《塔斯社》报导,俄罗斯总参谋部第一副总参谋长鲁茨科伊(Sergey Rudskoy)3月25日发布消息指出,乌克兰武装部队遭受严重损失,空军和防空力量几乎被摧毁,海军不复存在,而且乌克兰军队缺少有组织的后备力量,因此俄军在乌克兰第一阶段的主要任务总体完成,此后将集中力量解放顿巴斯地区,直到全面完成武装部队总司令下达的任务。

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福明(Alexandre Fomine)3月29日对外表示,为俄乌谈判创造有利条件,俄军从根本上、大幅减少在基辅和乌克兰北部城市切尔尼戈夫(Chernihiv)方向的军事行动。然而实情真是如此吗?

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参谋部在脸书发表声明指出,所谓撤军有可能是某些部队的轮换,目的是误导乌军领导层,造成俄军不包围基辅的假象。实情是,俄军在乌克兰从西北部、北部到东北部的行动几乎没有变化。在东部顿涅茨克方向,俄军继续开火和猛烈攻击,想完全控制马里乌波尔(Mariupol)并未成功。在乌克兰南部的赫尔松(Kherson)方向,俄军亦无任何变化,反而在修整恢复战力,试图用火炮和空袭阻挡乌军。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John Kirby)3月29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俄军确实有一些撤离,但人数很少。这些部队的去向和原因可能不是为了结束一场血腥战争,而是重新部署寻找并攻击其他可以到手的目标。因此对俄军可能采取的重大攻势要有心理准备。他说,一个真正的承诺,一个可信的承诺,是俄军完全从乌克兰的领土撤离。

美国国防部认为,从开战起,俄罗斯就试图误导世界和本国人民,宣传她的” 特别军事行动”是解放被乌克兰纳粹势力蹂躏的顿巴斯人民。然而其真正意图是推翻乌克兰民选的泽连斯基政府,占领或并吞乌克兰大部分地区。结果俄军进展受挫,没有占领基辅,俄军在北方行动停滞不前,俄军早期在南方虽有斩获,如今也陷入胶着,剩下乌东顿巴斯地区有非攻下不可的紧迫感。否则没有什么谈判筹码。

一分为二

据美国《自由欧洲电台》(RFE/RL)报导,乌克兰国防情报局局长布达诺夫(Kyrylo Budanov)3月27日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有理由相信,普京正试图在乌克兰占领区和非占领区之间设置一条分界线,由此分裂乌克兰,就像二战后朝鲜半岛被分为南北韩。为此乌克兰将发动一场”全面游击战”,赶走俄军,维护国家领土完整。普京有可能如愿吗?

按目前俄军在乌克兰几个主要方向控制的地区来看,普京想要就地分裂乌克兰不太可能,因为俄军耗损过大,士气不振,虽有分裂之心,却无守住之力。专心夺取乌东顿巴斯地区的胜算较大,在过去1个月的作战行动中,俄军攻下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各占54%和93%,全面占领的机会很高,愈靠近俄罗斯,补给线愈短,俄军愈有把握。

按理说,顿巴斯地区冲突持续8年,俄罗斯在此投入不少资源,并且把它作为征服乌克兰的前进基地,应可在开战初期一举拿下,但是拖到今天还未能完全有效占领,说明俄军战术很有问题,或当地乌军非常顽强。若乌军采取全面游击战术,即使顿巴斯地区被俄军占领,也很难有效治理,双方有可能陷入战略消耗,最终该地区成为俄罗斯的负债,而非资产。这样的分裂对莫斯科有何意义。

据俄罗斯国防部公布数据显示,截至3月25日,乌克兰四分之三的军机和一半的直升机被摧毁,地面部队24个旅遭受重大损失,重要主战装备如65.7%的坦克和装甲车、42.8%的野战火炮和迫击炮、30.5%的多管火箭系统和82%的S-300及山毛榉-M1防空导弹系统,以及85%的圆点-U战术弹道导弹也都被摧毁。按此说法,俄军瘫痪乌克兰武装力量近乎临门一脚,但是到今天为何阻滞不前而陷入胶着?

战略收缩

俄军炮火猛攻想完全控制马里乌波尔并未成功。(美联社)


再来看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参谋部公布的数据。截至3月30日,俄军损失17,200名官兵,俄军公布自己的伤亡人数为5,176人,相差3倍多。其中乌克兰摧毁俄军坦克和其它装甲车2,328辆,比俄军公布击毁乌军的1,752辆还多出576辆,而且乌军损失的数量占其总量约12.6%,而非俄军公布的65.7%,双方数据差距非常大。外界怀疑乌克兰的数据有灌水之嫌,但是又不能否认它有一定的真实性,否则如何解释俄军在地面作战处处受阻,推进速度远不如预期?

从开战至今,据估计俄军约有20位将军派往战场,其中7人在前线阵亡,这和俄军传统的领导风格有关,但不符合现代作战的要求。高层指挥官有一定的安全战术位置,专责部队指挥控制并与友军协同作战,而不是冲到前线带兵打仗,越俎代庖。他们亲临第一线也未能扭转战局反而战死,说明这种领导风格很有问题,俄军的指挥控制漏洞频传,或许和高层指挥官不在应有的战术位置有关。

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打到今天,最终回到原点锁定顿巴斯地区。应该说,是俄军在组织上和心理上并未做好打一场大规模战争的准备。这也注定普京不得不采取战略收缩,尽快结束主要战斗并进入实质上的谈判阶段。

听众朋友们,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谢谢大家收听。下次再会。

撰稿人/亓乐义

(本节目主持人为长期关注两岸和印太军事安全事务的军事评论员,文章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及立场)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