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新近落马的高级警渣刘彦平其人其事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安全部纪检监察组原组长刘彦平。

(Public Domain)

我们《夜话中南海》最近一段时间围绕“孙力军政治团伙”案,所刊登和播出的系列文章之一《中共公安部官场:真正的高危职业》中,已经介绍和分析了和当年曾先后为周永康和孟建柱担任公安部部长助理,而后被判处死缓的郑少东相比,孙力军的罪孽不知要深重出多少倍了。更何况,孙力军的问题远不止他本人“该当何罪”那样简单,所谓的“孙力军政治团伙”的组成人员,也更不止现在已经在不同地方看守所里等待判决的王立科、龚道安、 邓恢林及刘新云这4个副省部级的高阶警渣。

中共央视今年初隆重推出的“反腐大片”《零容忍》第一集《不负十四亿》中,除了一号主演孙力军,以及王立科、龚道安、邓恢林、刘新云,也还点名了正部级的傅政华。不过这个傅大官人事实上早在去年10月,即已经被中纪委对外公开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我们上月14日播出和刊登的《下一个被公开的“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会是谁?》一文中又介绍和分析说:截止目前已经被对外公开宣布的所谓“孙力军政治团伙”的副省部级以上的成员,加上孙力军本人已有6人。那么,日后肯定会被曝光的第7人会是谁呢?已经有海外中文媒体把目标锁定在也和傅政华一样、是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出身的现任中纪委副书记刘金国身上。不过,笔者如上文章发表至今,刘金国依然还是处于“失踪”状态,但孙力军在公安部的另外一个政治搭档刘彦平已经被抛出。

中国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美联社)

本月12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安全部纪检监察组原组长刘彦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分析和介绍这位刘彦平与“孙力军政治团伙”之关联之前,先要厘清一下在外界报道中有些混乱的刘彦平的现任职务,和他在中共政坛的最后一项职务。

与“半路出家”从上海市政府的外事办公室副主任“平调”至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后,才第一次披上了警皮的孙力军有所不同的是,这个刘彦平是“科班”出身,而且还是毕业于政法贪官层出不穷出的中国政法大学。

从“参加工作”的第一天就披上了警皮的刘彦平,和与他同岁的傅政华一样,都是长期在北京市公安局工作之后调进公安部的。孙力军2008年4月被新任国务院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部长孟建柱调到自己身边当秘书时,刘彦平已经是公安部警卫局的副局长,具体分管的主要内容是公安部自身的警卫工作,等于是孟建柱的首席保镖。从那以后,这个刘彦平就一直和孙力军走得很近。

当然,刘彦平比孙力军资格老得多,所以被提拔为正厅局,再到副部级的时间也比孙力军早。2011年08月,刘彦平被宣布为公安部部长助理、党委委员,自此开始享受副省部级待遇。其公开简历中称他有武警少将的警衔,是因为他当时领导的公安部警卫局下辖的“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警卫部队”属于当时的“公安现役部队”,序列正军级单位,负责人都是佩挂武警衔。

中国政府网2011年11月一则题为《刘彦平会见德国联邦刑警总局要人警卫局局长阿平》的报道显示,刘彦平调任公安部部长助理后仍兼任公安部警卫局局长。

日后随着习近平的改革方案之一,公安全现役部队部退出现役的措施完成,公安部警卫局,也就是公安八局更名为公安部特勤局,其负责人,比如现在的王小洪,就再也没有武警警察衔可佩戴了。

被孟建柱提拔到自己身边当助理之后,刘彦平等于是与孙力军一起直接服务于孟建柱 ,无论是“工作关系”还是私人情谊都已经密不可分。

孟建柱升任政治局委员兼政法委书记之后,郭声琨升任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的当年,即2013年3月,孙力军升任公安部党委委员兼一局局长;3个月后,刘彦平升任副部长,内部分工为分管一局,即政治保卫局和八局,即警卫局,但不再兼任警卫局局长。

2014年12月26日出版的《湖北日报》头版,刊登题为《全国公安警卫部队在汉大比武》的消息称,12月25日,公安部在武汉举行全国公安警卫部队军事业务训练汇报演练,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观摩演练并讲话。公安部副部长刘彦平,湖北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张昌尔,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曾欣等出席。公安部警卫局局长张智文主持汇报演练。在此之前,张智文是刘彦平手下的公安部警卫局副局长兼政治委员,2009年7月晋升武警少将警衔。

此后,孙力军的公安部一局局长一直当到2018年3月升任副部长之后,仍然兼任;而出生于1955年的刘彦平在年满60的2015年当年,被安排调任国家安全部纪委书记。其政治生命因此可以被延长至少3年。

众所周知的是,中共当局发布的《关于建立老干部退休制度的决定》,是中共各级“领导干部”退休年限最明确的规定。大体说来,就是正部级65岁退,副部级及以下60岁退。此后,中共当局虽然也陆续出台过任期制等相关规定,但均未涉及具体的年龄“标准”。

不过,这个所谓干部退休制度中有一个特殊条款,就是因工作需要且身体健康,可以继续担任领导职务。纪委,就是这样一个极少数的“工作需要”的“特殊群体”。按照近些年来的惯例,副省部级的纪委书记或中纪委派驻各部委的纪检组长,可以干到63岁再退出领导岗位,比其他60岁退休的副部级干部多干3年。

不过,在正厅局及以下的干部的任职年龄均为60岁封顶的前提下,正厅局级及以下级别的纪委书记或者副书记 — 比如省级纪委的副书记,地市级纪委的一把手等,除“特殊情况”之外 ,其任职年龄一般都不会被延长,仍然都还是60岁封顶。

搞笑的是,2015年11月9日的中纪委官网发表过一篇评论文章《干事要担当管人也要担当》。文章中说:“纪委书记、纪检组长尤其要有担当精神,坚持原则、动真碰硬,决不能把到纪委领导岗位工作看作是为了延长3年工作寿命。对不担当、不作为的纪检干部,要给予组织处理,该调整的调整、该调离的调离;对不敢抓、不敢管,监督责任缺位的,就要严肃问责。”

当时即有中国内地的网站发表评论说,中纪委发表这篇文章的真实目的就是要对外宣布,纪委书记和纪检组长可以被延长3年政治生命的措施已经被“法定”。

刘彦平到任国安部纪委书记的具体时间是2015年05月。7个月后的2016年1月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就印发了《关于全面落实中央纪委向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纪检机构的方案》的通知,说是中央决定中央纪委共设置47家派驻机构,实现对139家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纪检机构全覆盖。《方案》中明确提出:“不再保留27家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本级内设纪检监察机构”。也就是说,在这些部门中,纪委书记一职不再保留,统一改为中央纪委派驻纪检组长。

从此,刘彦平的职务也由国安部纪委书记变成了纪检组长。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安全部纪检监察组原组长刘彦平。(Public Domain)

那么,纪委书记和纪检组长有什么不同呢?简单说来,纪委书记是该部门的党委成员,而纪检组长是中央纪委直接选派入驻的。在这一改革前,纪委书记接受中央纪委和所在部门的双重领导,但实际上主要还是接受所在部门党委的领导。这样的话,纪委书记在监督起党委领导时就受到限制,毕竟监督的是自己的领导,工作起来肯定多有顾忌。而改革之后,根据《方案》,中央纪委与纪检组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与驻在部门是“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

从那以后,其“工资关系”才从公安部转到国安部7个月的刘彦平,“工资关系”又被转到了中纪委。2018年3月,时年63岁的刘彦平以中纪委和国家监委驻国安部纪检组长的身份被安排进全国政协。

前不久,中纪委对刘彦平的通报中称他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安全部纪检监察组原组长”,但事实上,中纪委和国家监委驻国安部纪检组长并不是他刘彦平在中共政坛生涯中的最后一项职务。他离开驻国安部纪检组之后又有了新的工作岗位,那就是在2018年10月、2019年4月和2019年9月,先后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二、三、四轮巡视过程中的中央第十四巡视组组长。

2018年10月之后,被刘彦平“巡视”的单位包括民政部和农村农业部等;2019年中,被刘彦平“巡视”的单位包括中国中化集团、中国建筑集团、中国五矿集团等;2019年年底,被刘彦平“巡视”的单位包括了中央统战部和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以及统战部下属的国家民委等等。

2019年11月,中纪委网站曾发布消息《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巡视中央统战部工作动员会召开》,说是根据党中央关于巡视工作的统一部署,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巡视中央统战部工作动员会召开。会前,中央第十四巡视组组长刘彦平主持召开与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统战部部长尤权的见面沟通会,传达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巡视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通报了有关工作安排。会上,刘彦平作了动员讲话,对做好巡视工作提出要求。尤权讲话,中央统战部副部长许又声主持会议。
  
刘彦平指出,巡视是政治监督,是对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组织履行政治责任和职责使命情况的全面政治体检……。对照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和指示批示精神,对照党章党规党纪,对照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对照中央统战部“三定”规定和所承担的职责使命,深入查找政治偏差,重点监督检查中央统战部落实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情况……。

请注意,这里说的是刘彦平是以“钦差大臣”的身份在统战部召见尤权,并向这位中央书记处书记传达习近平的”重要指示精神”。足见当时的刘彦平被习近平及赵乐际等人的重视程度。

从2020年起,已经年满65岁的刘彦平不再担任中央巡视组组长职务,从此销声匿迹,直至不久前突然被中纪委宣布“接受调查”。

在中共政坛里,中央部委和各省市自治区领导层里的副省部级干部到点下车者,每年多达好几百人,其中有幸被安排为纪委书记、纪检组长以延长3年政治生命者只有几十分之一。而刘彦平的政治生命居然能够在纪检系统被延续到年满65岁,实属特殊。

至于他刘彦平在对中央统战部进行“巡视”的过程中曾为习近平政权创下了哪些政绩,留待本专栏下篇文章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