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陈全国是否已被要求“看淡个人得失、看开功名利禄”?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陈全国,在新疆党代会上连“选”连任该自治区党委书记还不满两个月就被宣布解职,草草与继任人马兴瑞交接之后即奉诏进京,在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做“自我批评”去了。

一年一度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像去年一样开了两天,外界媒体大都关注到了中共官方奉命发布的会议报道中,突出了 “党面临形势环境的复杂性和严峻性、肩负任务的繁重性和艰巨性世所罕见”这一“前所未有”的内容。

也有外界媒体关注到,习近平在会上所做的“重要讲话”中,特别强调了“今明两年正值换届,领导同志要严格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严格遵守组织纪律、换届纪律”;“正确看待组织、正确看待自己,服从大局、服从组织、服从安排”;中央政治局成员要“看淡个人得失、看开功名利禄”。外界认为,由此可见中共政治局内斗依然激烈,各派都争着要分一杯羹,个个都在为自己或为自己的派系争权夺利。在中共权贵重新划分地盘之际,都想抢占更优势的位置。

而笔者则认为,现如今的中共最高领导层里,政治局成员之间,特别是政治局常委之间的争权夺利的现象虽不能说已经完全杜绝,但绝无胡锦涛时代那样盛行是毫无疑问的。如今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特别是十九大之后的中央政治局内,习近平的“定于一尊”决定了政治局成员之间只有争宠,没有争斗。

因为都是每年年底,也就是新年之前、“毛诞”前后的那几天才会召开,所以对于本届,也就是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的所有成员而言,谁若不能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获得连任或者晋升,那么谁就是最后一次享受这一在所有政治局成员的众目睽睽之下,当面向习一尊表现自己献媚本领的机会。

君不见,新华社奉命对外播发的本次“民主生活会”的新闻稿中,特别强调了如下一段:“中央政治局的同志一致认为,党确立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反映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心愿……。”

请注意,这里说的是“一致认为”。也就是说,每个政治局成员都已经赶在中共二十大召开之前的这最后一次“生活会”上,争相“畅所欲言”,充分享受了自己向习近平“劝进”的“民主权利”。

笔者特别查对了去年和前年的中共政治局“民主生活会”的官方报道内容,其中最核心的,也就是吹捧习核心的内容的侧重点有所不同。

2019年的相关表述是:“会议强调,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推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发展前进的根本政治保证。面对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风险挑战,习近平总书记高瞻远瞩、统揽全局、运筹帷幄、指挥若定,作出一系列重大科学判断,提出一系列重大战略策略,推动一系列重大工作,领导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上取得新的重大成就,展现了共产党人坚定的理想信念、人民领袖深切的为民情怀、马克思主义政治家高超的政治领导艺术。”

所谓“会议强调”这四个字中的“会议”是谁呢?肯定不是习近平本人。因为习近平本人在会议上讲话时,总不能自己亲口说你们都要维护我这个“核心”。所以说,所谓的“会议强调”,其实是起草或者说授意起草会议新闻稿的那个人,也就是王沪宁“强调”。

对比每年一度的中共政治局民主生活会的新闻稿内容,前面都有这样一段一成不变的描述:“会前,有关方面做了认真准备。中央政治局同志与有关负责同志谈心谈话,听取意见和建议,撰写发言提纲……。”

这里的“有关负责同志”,当然也不是指习近平本人,而是代习近平打理中央党务工作,实际上扮演着“副总书记”角色的王沪宁。

而去年底的政治局生活会之会议报道中,吹捧习核心的内容则由“会议强调”,改为“中央政治局的同志认为”。说是“中央政治局的同志认为……,坚定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定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胜利的根本保证……。”

比较之下,今年的所谓“中央政治局的同志一致认为”的表述,除了是为了彰显习近平讲话中的那句“党的团结统一达到了新的高度”,更是为了对党内党外传递一个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已经“一致认为”,如果不能“坚定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新时代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和“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都将无以为继。形象一点的说法那就是,为了不让党沦落成为一只嗡嗡乱飞的无头苍蝇,习近平的“党中央的核心地位,全党的核心地位”就必须永远维护下去。

在此大前提之下,这次民主生活会上竞相在习近平面前争宠献谄的二十余名十九届中央政治局成员里,谁和谁能够在明年的二十大之后继续获得习近平的宠幸,谁和谁可能是,或者很可能是习近平要求其“看淡个人得失、看开功名利禄”的针对者,就是我们本专栏近几期节目中所要介绍和分析的主要内容。

今年岁末两天的“民主生活会”结束之后,中共官方媒体照例对外播发了新闻稿和会议画面。居然有外界媒体从中共央视播出的电视画面中,观察到了刚刚被从新疆区委书记职务上免职的陈全国坐在胡春华的旁边;并据此证明,陈全国的“返京新职”是胡春华手下的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据香港媒体披露”所谓言不虚。

我们本专栏上期节目播出的《陈全国二十大有无前途端看“另有任用”的去向是哪里》一文中已经介绍过了,即使不按“七十岁封顶”,而是按“七上八下”的年龄规则,包括刚刚被免去了新疆自治区委书记兼职的陈全国在内,四年前中共十九大上产生的六名兼任地方党委书记的政治局委员中的最年长者就是陈全国和蔡奇,都是1955年生人;李希和李鸿忠则年轻一岁,都是1956年生人。此四人按照“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任职年龄标准当然没有超龄,但按照省部级领导人年龄标准则都已经年过65岁了。所以赶在明年二十大召开之前,蔡奇,以及李希和李鸿忠都有像陈全国一样,被先行免去目前兼任的地方党委一把手职务的可能性。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一直以来,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兼任地方党委书记者,原则上只兼任一届该地方党委书记之后就面临职务变动:或者直接退休,或者直接出“(政治)局”,或者晋升政治局常委,或者在继任政治局委员基础上改兼中央领导层的某些非常具体又非常实在的职务 — 比如国务院副总理。此其一。

其二,如果是赶在下届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前即已经被先行免去地方党委书记兼职者,其所谓“另有任用”的新的去处如果是实职,比如当年的孙春兰离开天津市委书记兼职后,进入中央兼任了统战部长,那么未来继续在一线岗位上的政治前途大有希望;而如果是临时性安置,那在下届党代会上晋升政治局常委或者留任政治局委员的可能性就要大打折扣了。比如,当年的王乐泉离开新疆后,临时被安排了一个中央政法委副书记,虽然不能说这项职务是个“虚职”,但站在原有政法委班子的基础上分析,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至于张春贤离开新疆之后直到十九大上出“局”之间,那段临时性职务就更显临时了: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的一个临时加上去的副组长。

如此说来,如果陈全国返京之后的新去处果真是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的副组长,那么他的政治未来就真可能和他的新疆区委书记前任张春贤一样,在二十大上只连任中央委员而不再进政治局,然后就被打发到全国人大养老去了。

之所以做出如此判断,当然是这个所谓的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的地位和级别所决定的。

这个小组是1993年成立的。从从那以后,历任组长中只有一个朱镕基在兼任此职时的正职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第一副总理;后任们的正职,都只是政治局委员和在位副总理。

至于该小组的历任副组长,大多数都是正部长级,但也有例外。比如,当年中央书记处书记温家宝就和国务院的国务委员陈俊生两人,同时以副国级身份兼任了五年时间的该领导小组的副组长。另外,当年回良玉在从江苏省委书记位置上晋升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后,在等待正式出任国务院副总理期间的几个月过度期里,也临时兼任了该小组的副组长,然后就在被正式宣布为国务院副总理的同时,也在党内被宣布接替了该小组组长的兼职。

而从那以后,该小组的副组长职位很长一短时间都是被用来安置未到年龄,就被因故免职的省委书记的。比如,连任十五和十六届中央委员的徐有芳,2003年4月被宣布调离黑龙江省委书记岗位,进京出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从此把这个位置坐了五年整。五年后,接替他的是63岁即被从山西省委书记职位上免职的田成平。日后接替田成平的,是搞理论出身、没有担任过地方党政领导职务的陈锡文。而陈锡文这一职务的继任者,则是因为当地官场发生“塌方式腐败”而被追究了领导责任的时任山西省委书记、时年62岁的袁纯清。

袁纯清到龄退休后的两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先是一个叫唐仁键的,从2016年6月开始任职;然后是韩长赋,任职期限2018年3月—2020年11月。

这个唐仁健当年是从广西自治区委副书记位置上提升为正部长级待遇的农村工作领导小组专职副组长的。2017年4月,这个唐仁健被再次外放地方。时任国务院农业农村部长韩长赋成了这个小组的兼职副组长。去年12月,已经年满66岁的韩长赋被退居二线。新华社发布新闻通稿称:中共中央决定:唐仁健同志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兼办公室主任,农业农村部党组书记;韩长赋同志不再担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农业农村部党组书记。 

也就是说,从去年12月起,现在是由政治局委员兼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兼任组长的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再无副组长一职。而陈全国如果真是被临时安排成这个小组的副组长的话,那似乎就应该做足“看淡个人得失、看开功名利禄”的思想准备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