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三场谈判后 乌克兰危机仍有极大风险

俄罗斯近日在乌克兰边境部署了战车、炮兵和10万名部队,这场被喻为“后冷战时期的古巴导弹危机”逼着美国、北约和欧洲安全组织本周分别与俄罗斯坐上谈判桌。1月10日,美俄代表在日内瓦会谈;12日,俄罗斯与北约在布鲁塞尔会谈;13日,俄罗斯与欧洲安全暨合作组织在维也纳谈。不过,三场会谈无法化解危机。俄罗斯虽然没有关闭外交大门,但语气越来越悲观。今年接任欧洲安全组织轮值主席的波兰外长警告,欧洲正处于30年来最接近战争的险境。

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说,美国不认为俄罗斯已经决定侵略乌克兰,但不论俄国采取何种途径,美国都做好了准备。沙利文说:“我们准备好在谈判桌上取得进展…(也)准备好采取必要和适当步骤来保卫我们的盟友、支持我们的伙伴,以及坚定回应任何有可能发生的赤裸裸侵略行径。”

中俄问题研究者鲁斯滨说,俄罗斯方面表示谈判不成功,三场谈判谈下来证明俄罗斯和北约和美国的思维不同,美国视为对话,俄罗斯视为谈判。美国拒绝了俄罗斯要求有法律约束力的安全保障条款、停止北约扩张、和停止在俄边界部署攻击性武器,这三者西方都拒绝。西方谈判的目的是缓和乌克兰边境的紧张局势,遏制局势失控。俄罗斯谈判目的是要求俄罗斯的安全保障达到普京提出的最后通牒。俄外长说未来几天会收到美国和北约的书面答覆,再决定如何进行下一步。

不过会谈还是有取得一些成果,鲁斯滨指出,美俄对于签署中程飞弹协议的细节条款,有共识。第二,三方同意不在边界或部分地区进行大规模军事演习。

俄罗斯谈判僵局 乌东局势恐持续紧张

俄罗斯坚持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等国不能加入北约,美国和北约拒绝做出承诺。图左为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图右为俄罗斯总统普京。(法新社)


鲁斯滨说,谈判破裂的根本原因是美国强调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台译乔治亚)能否加入北约,不能由俄罗斯决定。俄罗斯这个底线没有被西方接受。所以接下来俄罗斯可能会在敏感边界像是乌东边界,进行比较大规模的武器系统部署,例如部署极音速运载武器或一些军事技术,对北约威吓。因为俄罗斯说过如果最后通牒不被接受,将会报复。它报复的方式可能朝向攻击性武器的部署。因此,乌东局势将会进一步紧张,俄罗斯可能在乌东进一步扩展自己的实体力量存在,但俄罗斯不会对乌克兰全面开战。

鲁斯滨研判乌东局势会持续紧张,俄罗斯会继续部署武器,要俄军撤回的可能性也比较低,但不管如何,不代表乌克兰会发生全面战争,乌东会有非常大的风险性,接下来也要看乌克兰反应如何。美俄谈判不成功,但双方都表示会继续沟通。

鲁斯滨在莫斯科出生,长期研究俄罗斯和中亚,现在移居台湾,为媒体撰稿人。

台湾政治大学俄罗斯研究所兼任教授赵竹成说,俄罗斯逼北约和美国上谈判桌,摊牌把话说清楚,针对北约东扩和美军在黑海和波罗的海周边不断强化的军事行动进行谈判。但是谈判十分艰难,俄罗斯提出的安全保障条约要求,例如要求北约回复到1997年以前的军事部署状态,这恐怕没有人能答应。而且俄罗斯要求正式的法律文件,难度很高。俄罗斯的核心问题还是北约东扩,也就是北约是否纳入乌克兰和格鲁奇亚这些国家,因为只有乌克兰进入北约,才会有美国把飞弹放到乌克兰的问题,或北约的军备和人员进入乌克兰的问题,所以焦点是乌克兰加入北约一事。美国不可能明确对俄罗斯承诺不让乌克兰进北约,这牵涉谈判的难度和技巧,要花一段时间,不过既然要花时间谈判,军事冲突的压力就会降低,除非是乌克兰冒进。

赵竹成认为俄罗斯在乌克兰边界增兵,目的是摆出态势,去年普京召集军官讲话,已显示普京感受到在安全上有急迫感,美国长程轰炸机带着核弹头在边界飞,北约和美国的船舰进入克里米亚巡航,这些对俄罗斯来说是非常严重的安全问题,赵竹成说:“这问题已在眼前,不是在门口,是已经来敲门了,所以普京态度很严肃”。不过赵竹成认为普京主要是展现姿态,应不会入侵乌克兰。而且现在进入严冬,疫情严重,各国经济都受影响,此时大规模用兵并不是理性选择。

不过,赵竹成指出,比较大的问题是乌东有120万人持俄罗斯护照,是俄罗斯公民,如果基辅要用武力解决乌东问题的话,明显会对俄国公民造成伤害,那么普京可能就必须采取行动。俄罗斯去年修改宪法时已明确列出,俄罗斯政府需保护境外公民人身安全。赵竹成希望基辅方面稍安勿躁。

若西方再制裁 普京可能陷入立即性内政风险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说与俄罗斯的谈判十分困难。(法新社)


鲁斯滨指出,普京的底线是取得有法律约束力的保障协议,希望解决缓冲区的问题,普京希望通过谈判达成两件事,一是明确的欧洲安全保障协议,有法律约束力而不是备忘录,二是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绝不能加入北约。虽然普京知道这两国有很多美军顾问团,但普京希望在外交上做出姿态,希望及早降温,因为俄罗斯经济很差,通膨严重,卢布大跌,普京希望局势尽早谈妥,尽速解除被西方实施近八年的制裁,确保战略安全,不要发生全面性冲突。俄罗斯能源输出占GDP比重很高,制造业不发达,轻工业落后,经济比较脆弱。俄罗斯目前经济非常糟糕,这影响是全方位的。

不过,西方无法接受普京提出的要求,西方认为责任在俄罗斯,因为乌东问题没有达到明斯克协议的停火承诺,鲁斯滨说双方的症结点是对于“谁才是搅乱者”这件事有争议。

美国副国务卿舍曼说不会关掉北约开放门户的政策。(法新社)

拜登说过,如果俄罗斯进犯乌克兰,西方就会切断俄罗斯在全球的贸易系统,俄罗斯的能源将无法交易,一旦如此,虽然西方经济也将受影响,但是俄罗斯经济会雪上加霜、更加惨痛,普京可能陷入立即性内政风险,因为俄罗斯经济非常脆弱,如果能源无法交易,俄罗斯将是明显的输家,普京无法承受这个代价。

鲁斯滨认为,如果俄罗斯对乌克兰开战将会陷入长期的消耗战,拖垮自己的经济。乌克兰的政府军不像阿富汗政府军那么弱,尤其近年受北约指导,乌克兰的军队素质强化,也有新装备,俄罗斯若出兵也不可能是闪电战。

赵竹成说,现在就看普京还有多大的底气,能撑到何时,美俄两边都在计算,所以不必期望第一轮谈判就有什么成果,俄罗斯副外长讲得很白,他说问题很复杂、情况很严肃,所以美俄第一场谈了八小时,第二场俄罗斯跟北约谈了四小时。

赵竹成认为,普京一定知道美国和北约不可能答应他提出的全部要求,所以谈判不会有什么成果,最后把可能的军事冲突战场丢到外交层面去折冲,可能会是打打停停的情况。疫情使各国经济疲弱,美国即将举行期中选举,普京任期将于2024年到期,法国总统马克龙今年要选举,德国领导人刚换届,所以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围绕着乌克兰议题,乌克兰总统也将于2024年改选,而且美国期中选完又有总统大选,未来的政策变化很难说。

赵竹成说,俄罗斯在这一轮谈判耍了些计谋,北约和美国应该可以一起谈,却拆成两场谈,俄罗斯对两者提出的要求不太一样,如果美俄谈出一些结果,美国和北约的想法也不一定相同。俄一对二、一对三进行谈判,目标明确,但是北约成员国目标不一定一致。例如北约是否让乌克兰加入一事,恐怕东欧和老北约国家态度可能不一样,可能德法不希望乌克兰进入北约,但东欧国家可能很希望乌克兰进北约,去面对俄罗斯第一线。而关于中程飞弹部署,成员也可能意见不同。北约内部必须先协调再与俄谈,之后北约再跟美国协调,谈判一定很复杂。不过赵竹成认为不至于谈不出结果就开战。

俄乌危机未解 俄出兵哈萨克斯坦展示影响力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说未来几天收到美国和北约的书面答覆,再决定如何进行下一步。(法新社)


普京在2022年初成为国际舞台主角,俄乌危机未解,哈萨克斯坦燃料价格飙涨引起的抗议演变成暴乱,总统托卡耶夫向俄罗斯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简称CSTO)求援,CSTO有俄罗斯、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6个成员国。俄国迅速出动了70多架军用运输机,将空降特种部队部署到哈萨克斯坦,立即控制了阿拉木图等地机场和其它重要设施。俄罗斯13日表示,俄国率领的2千多名军队已开始撤出哈萨克斯坦。

俄罗斯在中亚的影响力随着普京这次出兵而增强。

赵竹成分析,俄罗斯的核心利益地区广泛说是前加盟共和国,分为三大块,第一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二是高加索区,三是中亚。而中亚里面最重要就是哈萨克斯坦。哈萨克斯坦是以俄罗斯为首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最重要的成员国,是欧亚经济联盟里除俄罗斯之外的最大经济体,对俄罗斯有无比重要的政治军事和经济上的利益。而且中亚是俄罗斯的后背,俄罗斯不能坐视哈萨克斯坦出现动乱。不过,俄罗斯不用俄军名义介入,而是透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维和部队介入。

鲁斯滨说,哈萨克斯坦是中国的一带一路和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对冲的地方,在战略方面,托卡耶夫必须在中俄之间二选一,托卡耶夫别无选择,不只是求援,更是对俄罗斯的一种宣示,俄罗斯迅速回覆请求,也借此提醒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的势力在中亚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在安全议题上只有俄罗斯。俄罗斯借此向全世界和中国证明,中亚唯一的安全主导者就是俄罗斯。鲁斯滨说,“中国没有办法在中亚投射军力,中亚的安全事务没有中国的份,解放军在中亚安全的存在感是零”。至于中哈关系的平台上海合作组织主要是反恐、反毒品,没有安全约束力,和实质的军事组织CSTO不能比,鲁斯滨说,“上合组织没有成功解决过任何一个中亚局势危机的案例。”

中国一带一路洒币中亚 仍不敌俄影响力

三场谈判之后,乌克兰局势仍有极大风险。图为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法新社)


中国在哈萨克斯坦也有重要利益,习近平2013年在哈萨克斯坦首先提出了一带一路计划。通向新疆的中亚石油和天然气管道都经过哈萨克斯坦。新疆与中亚之间的最主要通关口岸也位于与哈萨克斯坦的边境上。然而,鲁斯滨说,哈萨克斯坦经济恶化,显示一带一路对哈萨克斯坦没有明显帮助。中国与中亚国家当权者的交易不透明,资金动向不明,金钱经常落入腐败权贵家族的口袋。中亚近年通膨、贪污腐败、恐怖主义再起,都证明中国的一带一路不能为当地国带来繁荣,新疆再教育营也令中亚人民对中国非常反感。

哈萨克斯坦与美中俄三国都交好,但在安全议题上,鲁斯滨认为俄罗斯在中亚的影响力是无人可及,鲁斯滨说“中国没能力、也没有办法介入”,倒是中国在哈萨克斯坦庞大的利益也需要保护。因此俄罗斯出兵也符合中国利益,哈萨克斯坦稳定使哈国境内的中国企业也受惠。

在内政上,鲁斯滨分析,哈萨克斯坦是前苏联国家俄文普及最高的国家之一,相当于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有强大的俄语文化和社会系统连结,没有明显反俄情绪,倒是有反中情绪。他认为,托卡耶夫向俄求援是把内政矛盾的注意力转移到外部的手法,说境外势力制造冲突是政治议题操作。最大赢家是托卡耶夫,他借此将统治了哈萨克斯坦30年的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势力瓦解。纳扎尔巴耶夫2019年下台后仍挂有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头衔操控政治,他的亲信马西莫夫也担任主席。在示威爆发前,托卡耶夫的政治地位最低,没有实权,政坛上全都是纳扎尔巴耶夫的势力,托卡耶夫通过这次事件解除了纳扎尔巴耶夫和马西莫夫的职务,清洗前朝旧势力,俄媒解读纳扎尔巴耶夫的时代宣告终结。

欧洲安全组织轮值主席波兰外长警告,欧洲正处于30年来最接近战争的险境。图为乌克兰士兵。(法新社)

中国密切关注哈萨克斯坦局势发展,却使不上力。习近平赞扬托卡耶夫“在关键时刻果断采取有力举措,迅速平息事态”,表示中国愿意提供哈国援助。王毅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通话表示,“中俄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中亚国家的友好邻邦,绝不能让中亚生乱生战”,并希望托卡耶夫出席2月的北京冬奥会开幕式。

赵竹成说,中哈关系不如俄哈关系密切。中亚是俄罗斯的核心利益区,中国必须尊重这个基本事实,托卡耶夫是向集安组织求援,中国只能在必要时进行协作。中俄都希望中亚稳定,在这个利益上中俄的立场一致。当前的中俄关系是双方最理想的模式,在国际事务重大问题沟通一致立场,但不至于结盟,不会有两个核子大国在军事上结盟,何况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也是核武大国的中、俄、美、英、法才于1月3日,以五国元首名义发表联合声明,誓言防止核子武器扩散,避免核武器国家间爆发战争。

撰稿 陈美华 责编 许书婷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