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塔利班和俄罗斯都抱紧中国 中国的战略考量是什么?

中国于3月30和31日在安徽举办第三次阿富汗邻国外长会议,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也出席参与,与中国外长王毅会面。

(法新社)

乌克兰战事未歇,中国于3月30和31日举办第三次阿富汗邻国外长会议,中国、伊朗、巴基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七国外长或高级代表出席。会议由中国发起举办,美国和塔利班政府也派代表出席。

中俄双方再表态相互支持,中国外交部长王毅30日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会谈说,中俄关系经受住国际风云变幻新的考验,保持正确前进方向。王毅还说中方始终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

中国举办第三次阿富汗邻国外长会议 占战争的便宜

王毅3月24日访问喀布尔,与阿富汗外长见面。(法新社)


中国在谋划什么? 打什么算盘?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员侍建宇说,中国此时举办阿富汗邻国外长会议是“占战争的便宜,有点战争红利的意味”。

侍建宇说,此时中国对俄罗斯很重要,因此俄罗斯在阿富汗问题上,配合中国演出。俄外长战时特别出国,目的是为中国站台背书,支持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主张。中国借阿富汗议题练兵,主导这次会议,操作中国国际多边主义经验。

侍建宇说:“中国真正关心的是打击恐怖主义的议题,这个议题其实非常吊诡,打击恐怖主义本身没问题,问题是在阿富汗境内,谁代表恐怖主义? 要打击谁? 这才是真正问题。”现在喀布尔阿富汗塔利班政权能否完全控制境内所有军阀派系活动情形,令人质疑,他们很可能有某种程度的同盟,但并不是所有的军阀都听话。

中美俄对阿富汗恐怖主义的威胁有不同看法。

侍建宇分析,俄罗斯向来的立场是,只要阿富汗塔利班不去侵犯中亚地区俄罗斯的势力范围,俄罗斯就不会插手。但在美军撤出后,莫科斯说如果中亚的塔利班,包括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塔利班要回国作乱的话,俄罗斯就会派兵清剿,这是俄罗斯要打击的对象。

对美国来说,到底谁是恐怖分子很难区分,执政的塔利班可能里面还有传统基地组织成员、伊斯兰国成员,也有中亚的、或从阿拉伯来的外国战士,这些对美国来说,可能都有恐怖分子。

而对中国来说,谁是真正的恐怖分子都不重要,中国真正在乎的是维吾尔武装成员。

中国希望打击中亚维吾尔武装成员

学者指出喀布尔的塔利班政权把中国当成可以依靠的、漂流在海洋中的浮木。(法新社)


侍建宇指出,按联合国安理会今年二月的报告,估算在阿富汗北部、接近塔吉克斯坦边界,从喀布尔往北的两个省分里大约有两百到七百名维吾尔武装战士,这才是中国非常在意的。另有无法证实的消息说,最近喀布尔的塔利班政权正想办法去解除这些维吾尔武装战士的武装,尚不清楚这是不是来自中国的压力。现在有些成员不见得还聚在一起,可能有些已加入伊斯兰国呼罗珊省的武力中,阿富汗最近几桩爆炸案据传有维吾尔武装成员涉及,中国举办第三次阿富汗邻国外长会议,以打击恐怖主义的名义,让与会国去协助中国“处理”这批人,中国的目的就达到了。至于美国关切的人道救援、人权和妇女受教育等问题,都是谈判筹码。

侍建宇说:“我相信喀布尔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非常感激中国,甚至把中国当成它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漂流在国际海洋中的一个浮木,它抱着中国是不会放的。”

王毅在3月24日访问喀布尔,侍建宇说这种级别的对待没有其他国家会这样做,中国很认真操作这事,一是练习多边主义运作机制,二是处理阿富汗境内所谓的恐怖主义,对中国来说就是维吾尔武装分子。

俄罗斯国力受损 中国影响力趁势往西推进

学者指出中国举办第三次阿富汗邻国外长会议,希望以打击恐怖主义的名义,让与会国协助打击阿富汗的维吾尔武装成员。(法新社)


另外,从长期来看,中国还是要推“一带一路”,尤其在乌克兰战争结束后,面对中美对抗的情势,中国往东边的发展机会愈来愈小,但是中国往西边前进的机会变得更大,战后俄罗斯国力受到损伤,暂时无法摆出高姿态,中国可趁机往西边推进,俄罗斯此时对中国提出任何关于经济建设发展,甚至企业并购的要求,中国应该不会拒绝,中国有很好机会一方面往西北进入俄罗斯,另一方向往西南,把扼住咽喉位置的阿富汗动荡情势的变数锁住,从巴基斯坦进入伊朗、土耳其,就不会有太多阻挠。中国势力确定进入和中国关系密切的伊朗后,等于是中国在整个波斯湾就有了立足之地,中国尽管不能主导,但是会变成中东政治非常重要的角色。从伊朗再往西边是土耳其,土耳其近年经济恶劣,只要中国多出一点力气在这些国家,就能把影响力从中国西部的新疆一直拓展到甚至地中海的沿岸,这是中国因为这场战争得到最大的战争红利,未来几年这是中国的努力方向。

中国在阿富汗重建治理方面扮演积极角色

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从利益和区域安全角度分析指出,中国在阿富汗有一定利益,在美军没有撤出前,中国在阿富汗的投资和人员,受惠于美军提供的安全环境。美军撤出后,中国虽不是明正言顺,也是理所当然,背负起安全的责任,而周边国家对中国也有期待。中国并没有因为乌克兰的变局而放弃对阿富汗问题进行调理,“这是中国迈向政治大国、外交大国非常重要的时间点”。中国对阿富汗问题“原则保守、行动积极”,中国了解阿富汗问题无法短期解决,因此保守; 但是中国看到势头,把握机会进行。至于阿富汗能不能成为关键的“一带一路”参与国,则有待考量。

黄介正指出中国必须在阿富汗事务展现影响力,以保护“一带一路”发展,并维持中国在区域安全扮演的领导性角色,特别是“一带一路”指标性项目“中巴经济走廊”。阿富汗局势动荡愈大,对中国的威胁也愈大。中国希望在美军撤出后,在阿富汗重建治理方面扮演积极角色。而此时中国也可能是唯一有足够经费人力能腾出手来处理这些问题的国家。此外,阿富汗一些组织有东伊运的威胁,如何巩固巴基斯坦的边疆,如何能跟各方说得上话,有足够能量的可能还是中国。

战事方兴未艾 俄罗斯更多有求于中国

如果战争演变成长期持久战,俄罗斯国力军力经济耗损愈大,俄罗斯将愈依赖中国。(法新社)


著名的时事评论员、作家汪浩指出拉夫罗夫赴安徽参与第三次阿富汗邻国外长会议,是俄罗斯开战以后,俄罗斯最高级官员访中,俄外长寻求中国进一步支持,这对于俄罗斯来说更重要。而且西方国家想在G20会议排除俄罗斯,中国坚持俄罗斯参加,俄罗斯一定会想尽办法拉拢中国,这毫无疑问。但是汪浩认为G20要排除俄罗斯有困难,因为没有这方面的机制,不过,普京不见得会去印度尼西亚参加G20,因为普京若离开俄罗斯对其个人安全是很大风险。

谈到中俄关系,汪浩说俄罗斯现在更多有求于中国。在西方制裁之下,俄罗斯希望出售更多天然气给中国,在被驱逐出SWIFT之后,俄希望不用美元,而且俄所需的芯片和零部件等都需要从中国进口。此外,俄也需要中国在联合国给予支持。如果没有中国支持,俄将显得更加孤立。

如果战争演变成长期持久战,可能变成俄罗斯以前占领阿富汗的情况,打得愈久,俄罗斯国力军力耗损愈大,经济也会被拖垮,而且制裁的损失非常大,拖久了,会变成二流国家,愈需要依赖中国。

汪浩说中俄不可能完全切割,中国想利用这局势获取更大的战略好处,战事拖长对中国不见得是坏事,各方有求于中国,中国就可以谋取利益。对中国来说,俄罗斯有求于它当然是好事,但是反过来说,俄罗斯如果真的在军事上被打垮,等于是中俄的战略联盟关系出现巨大破口,以后美国和北约一定会把战略重心放到亚太地区,如果战争拖很久,俄军力和经济都被打垮,即使普京不倒台,俄罗斯也不再对北约形成实质威胁,将使美国战略重点放回亚太地区,跟中国战略对抗将更加严重,这种情况很可能发生,中国非常不愿看到,中国希望看到的是过去20年美国反恐战争的情况。美国之前为了反恐,把重心放在中东,中国现在希望美国为了反俄,把重点放欧洲,然后拉拢中国,减轻中国压力。

汪浩: 战争使欧洲“去俄罗斯化” 战后全球将“去中国化”

汪浩指出,一旦俄国的政治、军事与经济被彻底打垮,美苏冷战终结,后续便不必再担心两面作战问题,可将其全球战略彻底从重欧轻亚,转为重亚轻欧。美中关系将进入新冷战阶段,美中两极对立会成为今后长期主导全球的国际关系,这是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全方位的对抗,西欧、欧盟在此过程将“去俄罗斯化”,关键产业链不再放在风险国家,例如欧洲努力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美国与全球则将在经济、贸易、金融、科技与安全方面,进行“去中国化”过程。“去中国化”的趋势在两年前疫情出现时已经发生,例如西方国家警觉不能再依赖中国生产口罩,战略上需要减少。俄罗斯侵略乌克兰进一步提醒,关键产业安全的重要性,美国重新布局各种产业链,近日提出希望跟台日韩半导体合作,也是去中国化的考量。虽然中国跟全球经济高度融合,但中国也有薄弱之处,它的能源六成以上靠进口,粮食两成需要进口,芯片和许多原材料也需要进口。

中国附和俄国发动反美宣传 但中俄合作仍有“底线”

汪浩指出战争使欧洲“去俄罗斯化”,而战后全球将“去中国化”。(法新社)


人民日报近日连发两篇,新华社也发出系列文章,将把乌克兰危机的责任推给美国,称美国主导的北约东扩是危机的根源,美国是始作俑者和最大推手。批评美国火上浇油,利用乌克兰充当地缘战略棋子。

汪浩指出,这是中国的大外宣,内容跟俄罗斯大外宣的口径一致,把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原因归究于北约东扩,而不是因为俄罗斯对乌克兰形成威胁,所以乌克兰才想加入北约。中俄颠倒因果关系,中国附和俄罗斯的说法,一方面帮俄罗斯洗白,一方面还是中国反美的大外宣。中国支持俄罗斯是抗美战略的一部分。

中国驻美大使秦刚3月24日说,“中俄之间合作没有禁区,但是也是有底线的”。汪浩认为底线可能是中国不想直接在军事上介入。 侍建宇则说,中国对俄罗斯表面上一定要撑到底,中俄表面绝对紧密,但实际上有多紧密还要看局势发展,侍建宇认为这可能跟中共二十大发展有连结,在二十大前,一定有不同的声音提出各种质疑。中俄关系绝对是很大问题,如果俄罗斯用更极端的手段,譬如若普京疯狂使用核武,中俄还是无上限的结盟吗? 中俄关系表面稳固,但是底线绝不能挑战到习近平二十大的连任。

撰稿 陈美华 责编 许书婷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