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设”统一大市场” 计划经济回归?

中国建设”统一大市场” “计划经济”回归?

网络图片

上周日,中共中央发布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书,引起市场紧张。有分析认为,这是中国计划经济回归的信号,将势必导致人为灾难。但也有分析认为,这类意见书是习近平主导下,“刷存在感”的无用文件。究竟这个“统一大市场”,会给中国百姓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呢?

  • 内忧外患 中国经济增长还能维持多久?
  • 封城令中国GDP每月蒸发460亿美元
  • 中国官媒称资本要“有序发展” 谁来界定有序还是无序?
  • 中国政府发布平台经济监管意见 重申反垄断

统一大市场”意见发布

4月1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下简称《意见》)。

《意见》要求加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制度规则,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畅通流动,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

《意见》提到的所谓五个“统一”,包括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推进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推进商品和服务市场高水平统一、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以及一个“打破” ,以此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市场干预行为。

中共中央与中国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视频截图/CCTV)

虽然中共官方的宣传文章写道,这是“又一利好市场经济发展的重磅意见”,不过周一市场的反应却是相反。截至11日股市收盘,沪指下跌2.61%,深证成指下跌3.67%,创业板指下跌4.2%、盘中更跌至2020年7月以来新低。

中国独立学者荣剑在推特上评论指出,股市大跌反映的是在现行政策下,“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用脚投票”。

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也评论问,市场经济是法治保障、公平竞争的自由经济,所谓“统一”大市场,“统一”什么?谁来统一?怎么统一?蔡霞表示,这份文件“从头到尾充满强权意志话语。看看他们对孙大午企业的公然抢劫,他们对孙大午的公开迫害,就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计划经济”的挂羊头卖狗肉

一些中国经济的观察人士则认为,这份《意见》显示中国又要走回计划经济的老路。

“《意见》表面上说要打通障碍,让市场形成一体,但(《意见》)里面的概念我觉得跟计划经济还是一样的。 ”在美国纽约的中国经济学者秦鹏告诉本台。他观察到,《意见》中多次强调利用大数据、科技、人工智能的作用,“计划经济的概念就是假设生产和消费之间有一只万能的手、超级智慧的大脑,帮着去协调这件事,但后来证明失败了。现在看起来因为人工智能、 大数据发展,这些人觉得自己又有这个本事(去控制市场)了。 这里面存在一个问题,谁去协调这个东西?人是有缺陷的,特别在中共体制下,人的缺陷会被放大,还会加入太多政治因素,最后统一大市场就会成为笑话。”

主持财经频道的自媒体人“财经冷眼”说,中国政府所谓的统一大市场就是要在全国实施无差别的计划经济,一切准则由“中央说了算”。“人流、物流、资金,全部是受中央政府的控制,市场价格、商品供给、配给渠道都要垄断,这才是统一大市场的真正目的。” “财经冷眼”告诉本台。

湖北武汉一名居民2020年4月1日在“中国梦”宣传标语前打盹( 美联社)

上海的教训: 市场失灵导致商品短缺

“财经冷眼”提到,六十年前,中共的“统一市场”计划导致了大饥荒的发生;他担忧,此次的统一市场将导致更大的人为灾难:商品短缺、民营企业失去生存空间。

“ 历来政府就算再强大,你不可能满足每个市场主体的需求,政府统一配给,没有市场价格的信号,价格就失灵了, 最后导致市场的供应肯定是短缺。”他以目前上海的情况为例,“平时大家买什么东西,物流畅通,现在把大家封起来,政府统一配给,结果配给的东西不够大家用,市场就失灵了。可以理解(上海的状况)就是大统一市场,所有的物资、渠道都是政府审批、搞成短缺、大家饿肚子。所以政府不是万能的,中国政府再强大也取代不了市场,你不能逆天而行。”

中国欧盟商会4月11日表示,已致函中国国务院和副总理胡春华,说明中国对新冠疫情的控制措施如何扰乱欧洲公司在华运营,更导致物流及生产陷入半瘫痪状态。

秦鹏说,利用大数据、利用中央控制的“统一大市场”理论,表面看起来有价值,但实际非常脆弱。以疫情发生为例,当局的分配机制一定是先照顾国企、相关单位,“我们看到,今天在上海蔬菜的短缺,政府也在去协调数据、协调大统一市场,协调谁缺什么、怎么分配。可是你发现,这个东西是靠不住的。当这些事发生,大数据肯定是报废的,你不知道哪天一个政治脑袋进来就把整个事砸烂了。 ”

中央广发《意见》 刷存在感?

“全国统一大市场”,最早是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于去年12月17日提出的。当时,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23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习近平称,中国迫切需要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制度规则;他并要求提高政府监管效能。

旅居美国的资深财经媒体人王剑告诉本台,外界对这份《意见》不必紧张,这是习近平“刷存在感”的一份价值不高的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出过很多这样的文件,这是习近平上台以后喜欢搞的权谋,把有行政权的国务院压着,一起来发文件来刷存在感。完全没有配套政策原则,这显然不是在办事,这是宣示他的权力,深怕别人不知道,想表示虽然国务院有行政权, 但我有领导权 ,我比他大,宣示一下这件事情我是能够说话、我来定、你们得听我的,就这个意思。”

王剑提到,若真要解决地方保护主义的问题,就应该有相关配套,具体列出政府职能、行业规范等各种细节办法,“不出规范,却光出这种《意见》没有意义。”他说。

记者:唐家婕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