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汉学家回忆当年六四 感叹中国对待香港宛如文革

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已历经33个年头了,但加拿大汉学家黛安娜·拉里(Diana Larry)回忆起当年她在北京的所见所闻依然印象深刻。拉里对中国走向极端霸权的现况感到难过,尤其看到香港被镇压而感到心寒,认为这是一场“现代文化大革命”。

六四天安门事件33周年 中国民主还有希望吗?
消失的六四记忆: 通过舞台剧说香港的故事
六四33周年:流亡者的坚守、挫折与期待

加拿大卑诗大学历史系荣誉退休教授拉里说,六四事件虽然发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对她来说,记忆仍非常清晰。

1989年拉里正在中国做研究,她说,4月起知道有学生运动,觉得非常兴奋期待,因为那时候是中国很重要的政治改革时机,她为学生们的热情理想深深感动,却没想到6月初中国政府决定采取武力清场行动。6月4日当天拉里人在济南,得知天安门事件後随即坐火车,5日抵达北京。尽管已经是6月5日,她在路上依然看到坦克车和军车,充满肃杀气氛,但她没有恐惧,只有愤怒和失望。

“我对中国政府如此对待自己的人民感到愤怒,我并不害怕,因为我是外国人,他们不敢对我怎麽样,但是他们却对着自己的人民,特别是那些充满理想和勇敢的年轻人做出残暴的事情,我真的很悲痛。那本是中国走向开放的时代,却在一夕间毁了。”

那几天拉里和许多加拿大人在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避难,不时听到一些官员提到有多少学生被杀,她说,大使馆外的情况很严峻,大使馆内人人心情都很悲痛。

拉里和中港台的史学家和作家多有联系,2012年她曾参加白先勇的新书发表会。 (左:白先勇、右:拉里) (卑诗大学网站)

6月7日,拉里搭上北京飞往东京的航班,她是第一批被撤离的加拿大人,但整个撤离过程依然紧张,搭载他们的汽车上要插着大大的加拿大国旗,到哨站和海关,都有人反覆检查他们的证件。她说,我很幸运可以离开,但中国人民没有选择的自由。

33年后看到香港情况,她认为,就像是文化大革命时期一样,看起来生活如常,但人人不敢说话,只能好好听话,当权者一旦对谁不满,可以找任何藉口抓捕那个人。尤其她看到已经退休的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被逮捕的那一刻,令她崩溃,称这不是一个正常国家会发生的事情。

“我看到高龄90岁已经退休的陈日君枢机主教被逮捕,向罪犯一样对待,实在太生气了。我不是天主教徒,但是陈日君是一个极受尊敬的人物,他为香港做了很多好的事情,如果对这样的人都不给予基本尊重,这样的政权我们还能期待什么?”

加拿大汉学家黛安娜·拉里(Diana Larry)参与今年纪念六四33周年的活动。 (记者柳飞拍摄)

身为汉学家,拉里对中港台的历史和政治看得很透彻,对所谓“今日香港、明日台湾”之忧虑,她说,希望中国政府和人民都能多读一下历史,就能知道香港和台湾情况是不同的。

“检视甲午战争那段历史和中日签订的条约,你会知道当年中国割让了台湾给日本,放弃了对台湾的主权,後来日本战败而交出台湾,由中华民国政府接收,所以台湾不能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香港是有经过中英国两国谈判後而有了所谓的回归,我希望中国人民能知道香港和台湾是不一样的情况。”

拉里说,两岸分治几十年,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体制和生活方式,中国应该用正面开放的胸襟来面对台湾问题。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柳飞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