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限制煤炭出口 是否影响中国发电?

中国多个省份宣布,自2022年1月1日起调涨分时电价,最高涨70%;另一方面,印度尼西亚宣布于1月1日起暂停煤炭出口一个月。前不久面临缺电危机时,印尼是中国进口煤炭的最大来源国,此举是否将对中国电力市场造成影响?

路透社援引印尼能源部一名高级官员的说法,表示由于担心国内发电厂供应不足,印尼已于今年一月禁止煤炭出口。印尼能源部矿产与煤矿局局长贾玛鲁丁(Ridwan Jamaludin)表示若不采取行动,可能导致大规模停电,而当局将在1月5日重新审视出口禁令。

专家指对华影响有限

印尼为世界上最大的动力煤出口国,也是中国最大煤炭进口国。根据中国海关总署数据,2021年1月至11月共计进口煤炭2.9亿吨,印尼对华供应1.78亿吨,占比约61%。印尼的禁止出口令是否影响到去年受到缺电、限电冲击的中国,旅欧的中国问题专家王庆民认为影响相对有限。

  • 中国多地调涨电费最高涨70%
  • 煤炭供应紧张 山西朔州出现”煤票”
  • “禁澳煤令”一年后 中国首次开放澳大利亚煤炭清关
  • 中国电荒下 俄助建第二条天然气管道

“印尼虽然是煤炭出口大国,但对它来讲还是主要先满足自己国内的煤炭需求,而印尼不过是中国煤炭的来源之一,不是一个决定性的(来源),因此影响较有限,对中国来说仍是在可控的范围内。”

中国当局曾在2020年冬天全面喊停进口澳大利亚煤炭,转而向印尼增购,印尼的大型煤炭生产商在去年股价也直线飙升。印尼煤炭开採协会 (ICMA) 呼吁能源部长撤销出口禁令,路透社引述印尼煤炭开採协会的声明称,该政策是“在没有与商业参与者讨论的情况下仓促採取的”,并表示可能会引发煤炭企业和国际买家之间的商业纠纷,进而损害印尼作为世界煤炭供应商的声誉。在本台记者截稿前,印尼煤炭开採协会并没有回应本台关于双方贸易问题的置评请求。

印度尼西亚万丹省苏娜拉亚燃煤发电厂。(路透社)

中关村发展集团产业经济专家、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源政策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董晓宇对中国媒体时代财经分析,由于中国政府对煤炭领域的调控政策密集出台,目前煤炭的进口量波动不会对国内供给、战略储备发生重大影响,他推测此次印尼禁止出口煤炭,短期可能会造成国际煤炭市场价格上涨,但政策不会持续过长,毕竟印尼的煤炭产能近三分之二用于出口,印尼煤炭生产企业的出口协议不能大面积违约。

能源转型非一蹴而就

王庆民认为,中国已逐渐修復与澳大利亚的贸易纷争,短期内不会再陷入煤炭大量短缺的窘境,不过北京日前也对外承诺将在2060年达到碳中和目标,节能减排成了能源转型的长远规划。

“长远而言由于煤炭开採和使用,会导致大量空气污染和碳排放,影响环境问题,最终也会影响中国的经济和名声……碳排放是国际上严峻的话题,气候变暖对中国的环境和社会也会造成一定的危险,所以中国对碳排放是十分重视的。” 王庆民说。

因应燃煤成本上涨加上能源转型,中国对核能寄与厚望。1月1日中国第二台“华龙一号”核电机组并网发电,中国广核集团先前也宣布,希望在2035 年扩大核电装置量。 中国经济学家巩胜利认为,虽然短期内中国暂时不会重回去年秋天的缺电惨况,但解决“电荒”问题并非一蹴而就。“中国除了火电以外,水电、核电都在大力发展,但是核电和水电非一日之功,不是三五年可以改造完成……中国的电荒可能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会存在。”

巩胜利担忧,中国用电问题与民生、经济、环境紧紧相扣,电价上涨将造成连锁反应,使其他民生需求及上下游产业接连调涨。中国在2021年秋天屡次传出缺电、限电危机,官方启动新一轮电价市场化改革,有20多个省调整了当地燃煤发电上网电价。从1月1日起,包括江苏、山东、陕西、山西、云南等化工大省宣布调整分时电价,尖峰时段最高涨幅达到70%。

台湾中央社报导称,山东省工商业电价在基准价50%至170%之间浮动,尖峰时段上调70%,低谷时段下调50%;甘肃省、云南省居民与农业用电高峰与低谷时段再平价基础上下各浮动50%,江西省则是在高峰时段电价上调50%,尖峰时段电价在高峰时段电价基础再上调20%。山西高峰时段电价上调60%。而此次电价调涨的省份多为化工行业重镇,对于当地化工企业预计带来直接的影响,企业运营成本增加,恐怕会牵连产业链上下游众多企业。

记者:陈品洁 责编:许书婷 嘉远 网编:瑞哲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