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律师团状告习近平等112名官员 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罪行

近日,一个土耳其律师团向伊斯坦布尔检察长办公室提起刑事诉讼,控告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等112名中国官员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酷刑等反人类罪行。但有分析认为,该诉讼案的政治意义高于法律意义,意在引发国际舆论关注新疆的人权状况。

  • 维吾尔人权组织发布报告 披露中国官媒如何洗白种族灭绝罪行
  • 维吾尔团体拟就中国侵犯人权行为向阿根廷法院申诉
  • “维吾尔法庭”裁定北京实施种族灭绝 无约束力的判决作用有多大?
  • 解读新疆

由多名土耳其律师组成的“东突厥斯坦案律师团队”日前接受了9名土耳其公民在内,共16人的委托,为116名中国新疆政策受害者向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布尔首席检察院提出刑事诉讼,状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等112名中国官员涉嫌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酷刑等反人类罪行。

多名土耳其律师组成的东突厥斯坦案律师团队,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内共16人委托,为116名中国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尔首席检察院提出刑事诉讼,状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等112名中国官员涉犯种族灭绝、酷刑等反人类罪。(Megfira Emin脸书)

1月4日,律师团在土耳其检察院前召开国际记者会,表达“关闭中国集中营、审判人类罪犯”等诉求。现场陈列了112名被告人的姓名,包括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中央及地方政治官员、集中营负责人,以及任职或参与酷刑的警察和公务人员和参与性侵者。

律师团受16人委托 为116名受害者状告中国官员 主张适用普遍管辖权

律师Gülden Sönmez指出,此案116名受害者包括仍被关押在难民营的儿童、被失踪者和在集中营里丧生的人,该刑事诉讼案适用于“土耳其刑法典”中“普遍管辖权”的有关规定。

“东突厥斯坦案律师团队”指控中国政府长期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故意谋杀、酷刑、强迫失踪、限制人身自由、侵犯司法公正权、不公平和任意拘留、强迫与汉族通婚、结对认亲、强制将儿童和父母分离,禁止少数民族传统服饰、文化和宗教习俗,强制更名,系统性巨额罚款等罪行。其中遭迫害者,也有土耳其公民。

多名土耳其律师组成的东突厥斯坦案律师团队,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内共16人委托,为116名中国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尔首席检察院提出刑事诉讼,状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等112名中国官员涉犯种族灭绝、酷刑等反人类罪。(Medine Nazımı脸书)

起诉书指出,新疆集中营是21世纪最骇人听闻的犯罪中心,根据联合国和一些官方机构公布的数据,超过300万穆斯林、维吾尔、突厥人仍被关押在集中营。集中营里的强奸和系统性的性侵罪行,在逃离集中营的证人证词和法医检查中得到证实。另有官方和非政府组织的报告显示,相关所有罪行仍继续实施。

律师团指出,诉讼书指出的事实和证据,针对普遍管辖范围内的灭绝种族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的要素已经形成,属于《联合国关于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第二条明订构成灭绝种族罪的定义,即蓄意全部或局部消灭某一民族、人种、种族或宗教团体为目的的行为。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犯此罪行应受制裁。

此案原告之一的美迪娜·纳孜迷(Medine Nazimi)出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她的妹妹2017年因“曾在土耳其上学”,被关进集中营。美迪娜在记者会说,自己也是土耳其公民,相信国家的司法、检察官会彰显正义。

多名土耳其律师组成的东突厥斯坦案律师团队,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内共16人委托,为116名中国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尔首席检察院提出刑事诉讼,状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等112名中国官员涉犯种族灭绝、酷刑等反人类罪。(Medine Nazımı脸书)

学者:土耳其提诉讼非第一例 究责至习近平难度高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副研究员侍建宇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土耳其律师状告中国官员犯下种族灭绝罪的案件不是第一例,一个多月前,也有律师团在阿根廷递状。此一诉讼基础,建立在上个月英国伦敦维吾尔独立法庭判决中国政府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罪和反人类罪,参与者多具国际审判经验。

侍建宇指出,法官定罪须确认“犯行”和“犯意”。犯行证据很多,包括集中营亲历者的证词、遭限制人身自由、节育、强暴、小孩被迫送到外地受教育。犯行举证不会有太大问题,真正问题是犯意,犯罪意图何在?谁指使?如果无法确定谁的犯意,很难判定是中国中央政府、习近平下令,可能地方官员、干部或自治区、省级官员自己决定。事实上,美国制裁中共官员的最高级别目前也只追究到前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再往上,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北京或中共中央做的决定?

侍建宇提及,伦敦独立法庭取得的证据也包括2019年美国《纽约时报》报导过的材料:“从匿名管道取得文件,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的通报。有一些证据说,应是中共中央有意识、有意图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方政府进行笼统的再教育营政策;不过中办通报那份文件,尽管伦敦维吾尔法庭认为它是真的、可信的,但那份文件是真的或假造的?到现在为止可能还有一些争论。”

多名土耳其律师组成的东突厥斯坦案律师团队,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内共16人委托,为116名中国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尔首席检察院提出刑事诉讼,状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等112名中国官员涉犯种族灭绝、酷刑等反人类罪。(Megfira Emin脸书)

侍建宇分析,土耳其跟中国关系密切,本身也有库德族问题,且其司法纪录不是一定非常独立,会不会成案还有很多挑战。

法轮功告江泽民 曾在西班牙法庭判决成立 全球通缉

侍建宇说,就算能成案,最终判决习近平等中国官员涉及种族灭绝也很难对他们作出惩罚,没法定罪,更不能单靠一方说词就发布红色通缉令。因此,此诉讼案政治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法律意义。

侍建宇举例,曾有法轮功学员在西班牙法庭控告江泽民犯罪。法院最后判决成立,要全球通缉江泽民。但最后也难以对江作出惩罚。

土耳其司法能独立不受政治干预?

台湾东突厥斯坦协会理事长何朝栋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分析,民事请求损害赔偿的举证责任没有那么大,但力道没有像刑事诉讼那么高。土耳其法院对中国官员拘束力有限,他们可主张国家豁免,国际刑警组织又被中国势力把持。这起诉讼意义在传达国际,对中共在新疆的作为不再容忍姑息。

多名土耳其律师组成的东突厥斯坦案律师团队,接受9名土耳其公民在内共16人委托,为116名中国新疆政策受害者,4日向土耳其伊斯坦堡布尔首席检察院提出刑事诉讼,状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等112名中国官员涉犯种族灭绝、酷刑等反人类罪。(Megfira Emin脸书)

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台湾人权律师魏千峰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这起诉讼案的提出有其意义,理论上若罪证确凿可以判决、通缉,但实际运作恐怕没那么容易。

魏千峰说,关键也要看土耳其司法强不强:“司法独立,不受政治的干涉,但司法独立之外,还要考虑国际环境现实。美国就算司法独立,真要做跨国际人权判决,也要看国际政治现实。不要司法弄了半天,让国家陷入危机,也是有问题,就是让土耳其政府直接面对中国打压的对抗,也是要考虑。”

世维会呼吁新疆集中营所有受害者在各国透过司法究责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Dilxat Raxit)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国针对维吾尔民族和其他突厥民族所推行的种族灭绝是无法掩盖的事实,期待呼吁所有国家都参与到追责的行动中。所有的受害者都应当争取利用自己所居住的国家法律容许的范围内,通过司法追究那些推行种族灭绝的制定者、执行者和参与者。”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何平 网编 瑞哲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