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盗猎走私动物至中国行动持续增加

已成为濒危物种的墨西哥狼

美联社

由于中国有庞大的稀有动物商机和中药材市场,从墨西哥盗猎、走私野生动物到中国的数量和行动持续增加。最新的报告显示,其中甚至有墨西哥犯罪集团参与,不过中国政府却否认他们负有责任。

  • 防疫限制松绑 联合国忧野生动物贩运卷土重来
  • 绿色情报员:欲望非洲–大疫年的犀牛角力
  • 绿色情报员:水貂压垮皮草王国 中国能再挥霍?

在镁光灯焦点之外,野生动物盗猎和走私正悄悄进行,有人在墨西哥偷猎蜥蜴、蛇、海参、鲨鱼、老虎等各种动物,并将这些动物和各种木材运送到中国。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e)近日发布一篇报告指出,在墨西哥偷猎和走私到中国的程度比想像中严重,对全球的动物保护和生物多样性产生危害。

墨西哥犯罪集团参一脚

报告作者、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员范达-费尔巴布-布朗(Vanda Felbab-Brown)说:“当中国在自然资源采购方面开发出新市场时,我们能看到当地采伐或捕抓量明显增加,并且很快具有破坏性和达到无法永续发展的水平。”

她在布鲁金斯学会于3月29日举办的线上研讨会上指出,因应中国庞大的市场需求,在墨西哥的盗猎和砍伐十分猖獗,庞大的供应链更有墨西哥犯罪集团参与,他们利用野生动物的合法贸易来掩盖洗钱活动以及毒品贩卖,用各种野生动物产品向中国贸易商换取芬太尼等制作非法毒品的原料。

除此之外,近年墨西哥犯罪集团也近一步与中国贸易商接触,接管了偷猎和走私的经济活动,加入贩毒、洗钱等非法行为。布朗表示,15 年前中国贸易商是直接与盗猎者和渔民打交道,但墨西哥犯罪集团强行将自己作为中间人,规定非法偷猎的业者必须将产品通过犯罪集团,才能再转售给中国贸易商输出至中国,从中牟取财富。

“中国商人与当地社区的直接贩卖和走私活动,被墨西哥的犯罪集团排除,他们一方面与中国商人互动,另一方面与当地社区交流。因此在墨西哥,几乎所有采购和输出野生动物产品的通路,都引起犯罪集团的注意和介入。”

线上研讨会的另一位专家,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拉丁美洲野生动物贩卖协调员阿德里安·罗伊特(Adrian Reuter)表示,近年来中国与拉丁美洲国家的贸易急速增长,尤其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和中国主导的基础设施项目的相应增长尤为明显。

“伴随而来的是跨太平洋有组织犯罪的增加,包括人口贩运毒品、武器、假冒商品和洗钱。对于中国和拉美关系升温,环境保护人士也在密切注意,来自亚洲的投资,对于拉美地区的环境影响。”他说。

被美国海关没收的走私野生动物(美联社)

中国政府拒担责任:墨西哥自己的事

此外,布朗在报告中提到,因为中药和食材等对于特殊物种的需求,以及中国商人的收藏爱好,海参、鲍鱼、鱼翅,以及稀有的海龟,或是南美洲当地的红木,都是在墨西哥被偷猎和砍伐的物种,而其中最知名的包括濒临危险的石首鱼(totoaba)。

由石首鱼的鱼鳔(即鱼肚)制成的干制品称鱼胶或花胶,在中国被认为具有药用价值而倍受推崇,价格水涨船高。根据非政府组织地球联盟国际(the Earth League International ),10年份的花胶在中国可以卖到每公斤85,000美元,因此非法捕捞和走私案例也层出不穷。加利福尼亚半岛上的沿海城镇圣费利佩(San Felipe)渔业联合会主席迪亚斯(Ramón Franco Díaz)曾回忆说:“我们在60年代和70年代曾经捕捞过石首鱼。然后,中国人提着装满美元的行李箱来了,买走了我们的良心。”

不过中国政府却拒绝承担对于墨西哥偷猎和走私的责任。

“中国总体上保持这样的态度,那就是墨西哥的动植物产品是墨西哥政府自己的事,这不是中国的责任。中国一直保持冷莫的态度,对于任何一种常设规范都不感兴趣。”布朗说,她认为中国并不热衷于双边合作,正式且有系统地与当地政府打击野生动物贩运,而是倾向于非正式的个案合作。她说,在2018年石首鱼濒临危险时,北京出于国际压力,希望通过关注环境政策改善与美国双边关系,因此加强石首鱼走私打击。不过除此之外, 鲜少看到来自北京的合作意愿。

“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也更加强调了自己在环境保护执法方面的决心,虽然这种说法经常与中国的实际行为大相径庭,但仍然是让(中国政府)在国际上参与的重要机制。”布朗表示,她期待致力于环境保护的国际联盟,能鼓励中国采取更强有力、更有系统性的行动,并且能持续进行,而不是只用“吃一顿饭”的短暂时间。

记者:陈品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