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午集团即将被低价拍卖 被指是”政治迫害”

正在大午集团库房内巡视的中国民营企业家孙大午(左)

法新社

中国民营企业河北大午集团案又有新的发展,法院日前宣布进入评估、拍卖程序。由于法院公布的评估价格远低于企业自我评估价格,外界质疑当局是出于政治目的,故意低价拍卖,以变相没收、摧毁该公司,打压民营企业。

  • 襄大集团张德武被重判 与孙大午案如出一辙
  • 民营企业家孙大午转入河北邢台监狱服刑
  • 孙大午被重判十八年 最后陈述为民企喊话习近平

针对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案,3月20日,中国河北省高碑店市法院向该公司发出《通知书》,称该案已进入评估、拍卖程序。

法院对集团下属子公司资产评估结果现已出炉。大午集团下属的大午酒业总经理卢慧杰对本台表示,4月14日就将拍卖。由于法院评估价格过低,各子公司对此异议很大。“我们是51亿的资产,给我们评了个6.86个亿,其中包含3.4亿的现金,实际上给我们大午集团28家子公司只评了3.4亿。”

卢慧杰说,大午集团自我评估资产有上百亿,包括有形资产51亿,“我们无形的资产还得几十个亿,象我们国际首创的大午金凤的育种,还有我们大午品牌的影响力。这些都没有算在资产里边。”

据卢慧杰介绍,集团各子公司已于3月28日就评估报告提出异议,但文件刚刚寄出还在路上,29日就收到法院的驳回信,显然官方早有准备。3月29日下午5点左右,高碑店市法院的拍卖公告就已发出。

依照这一评估,集团资产全部拍卖也不够偿还债务,更别说企业和个人罚款。从维权网提供的对比数据来看,判决退赔集资款约10.37亿,其中大午内部集资款占三分之二,即6.9亿。也就是说,企业内部集资款完全可以回购被法院评估价值6.86亿的资产,但卢慧杰说这种可能已不存在。

“不让我们买,说我们都是涉案资产,不让我们动。拿学校(徐水)县大午中学为例,评估了500万,里边有300多万的流动资金,也就是实际上拍了100多万,我们的员工就想自己优先买回来,想争取这个权利,但是我们争取不到。”

河北省高碑店市法院关于大午公司案已进入评估、拍卖程序的通知书(维权网截图)

党大于法 最高法院评估拍卖规定形同虚设

2009年11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曾出台《人民法院委托评估、拍卖和变卖工作的若干规定》,称目的是“切实依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官媒新华社宣称,这将减少不良因素干扰,防止暗箱操作,遏制司法腐败。

对此,旅居美国的人权律师滕彪表示,关键在于一旦有政府或政治因素介入,所有这些程序性规定都形同虚设。“法院本身也是受制于党和政府,完全没有司法独立,那些评估机构也是一样。虽然有法律上的规定,但还是党大于法。”

大午案反映出中国民营企业生存现状

旅美的中国民营企业家王安娜(又名王瑞琴)曾和孙大午同为天则经济研究所民营经济研究中心理事。对于大午集团资产价格被严重低估,她感到震惊和气愤:“现在这样严重的低估,法院不是执行,它是强暴,是赤裸裸的抢劫!他们透过法院出面,让这个打劫挂着一个合法的旗帜、法院的招牌。”

自习近平上台后,中国国内政治上向左转,经济上则出现明显的“国进民退”,当局大力扶植国有企业,同时打压民营企业。

王安娜以自己在国内经营的体验,总结官方的打压手段主要是:把民事纠纷往刑事上靠,刑事问题则往往扣上黑社会罪名,一旦认定是黑社会,则可合理没收资产。她称这是一场“抢钱运动“,而且这种案子在中国各省都非常普遍。

“大午案并不是一个孤案,而是中国目前民营企业的缩影和代表。中共自习近平统治以来,对民营企业的打击是系统、全面、一贯如一的,并不只是现在。”她说。

关于大午公司进入评估、拍卖程序,资产被当局低价评估的推文(推特截图)

王安娜:对大午集团的掠夺是一种政治迫害

多年来, 孙大午在中国民营企业家中以敢言著称。2003年,他曾因在公司网站刊登悼念中国自由派知识份子李慎之的文章被罚款,随后被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刑3年,缓刑4年。当时外界认为,他是“因言获罪”。2015年“709大抓捕”期间,他又公开声援维权律师。

王安娜认为:“对大午集团的掠夺,它不仅仅是打压民营企业,它是一种政治迫害。”

律师滕彪也认为,法院在办理大午案中,明显有政治目的。这是中共掠夺民间资产,打压民间声音的一部分。“他作为一个有开放思想的民间企业家,最后资产做到这么大,而且影响这么大,也是中共打压他的一个最根本原因。”

滕彪对本台记者表示,官方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彻底摧毁大午集团,来消灭其影响力。“孙大午和大午集团这么多人被判重刑,这也是无中生有。预加之罪,何患无辞。”

中国民营企业家孙大午(美联社)

孙大午与大午集团案背景

孙大午是中国著名民营企业家,河北大午集团创始人,并以敢言闻名。大午集团是中国五百大民营企业之一,有员工9000多人,下属28家子公司。其中包括有医院、学校等,服务乡村。

2020年8月,徐水国营农场試圖强拆大午集团名下房屋,大午员工阻止,双方发生冲突。同年11月,孙大午夫妇、两个儿子、儿媳等家人及部分公司高管共28人,遭河北省警方逮捕。2021年7月,孙大午被河北高碑店市法院以“寻衅滋事”、“妨害公务”等8项罪名判刑18年,并罚款311万人民币,他的儿子、两个弟弟及集团19名员工也被判刑。同时,企业被法院判处3亿元罚金,并被追缴14亿元。

孙大午曾仿照“三权分立”模式,独创“私企立宪”,建立“私有、共治、共享”的私营企业,通过劳动交换和民主管理,最终实现有差别的共同富裕。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凯迪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