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强制入户消毒丢弃冰箱食物 上门消杀真有效吗?

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2022年5月3日在北京的一栋居民楼前喷洒消毒液

美联社

最近多段防疫人员上门消杀的影片在互联网上疯传,许多居民发现家中食物和物品被丢弃,甚至有人家被破门而入。如此粗暴的防疫举措受到外界质疑,究竟其必要性和有效性何在?

五四看疫情:没有德、赛先生的中国式防疫灾难
不满防疫严苛 广达上海厂员工集体出逃
动态清零成政治运动 外媒质疑上海“新疆化”

在一部防疫人员上门消杀病毒的影片中,一位身为“密接”(密集接触者)的居民在隔离后返回自己家中,却发现家中许多物品消失了,影片里他的冰箱空无一物,拍摄影片纪录的他忿忿不平说道,现在家里什么东西都没了,自己大约损失六千元人民币,为此投诉却没有单位回应。
“门口挂的衣服、沙发上的软包、窗帘、还有床上的铺盖被褥,全都没有了。而且我家的钱也没有了,他把冰箱里的食物全给我们扔了,扔了撇了,啥都没给留,我一共丢了将近六千块钱左右。”
大规模消杀能减少病毒传播?
在另一部影片中, 几位身穿防护衣的防疫人员“大白”,正在一户居民家中进行消杀,他们在客厅喷洒大量消毒水,包括电视、沙发、地板、窗帘,甚至冰箱内部,并将冰箱中的食物纷纷放进黄色塑胶袋中准备带走。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宣传部工作人员回应中国新闻周刊时就坦言,这段视频是根据当地防疫政策,对阳性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住所进行消毒,是按专家指导后执行,消杀全程录音录像,冰箱内物品也是按要求处置。

上海一名防疫人员要求业主交出钥匙后入户消毒(视频截图)

上海持续动态清零防疫,其中之一包括实施住宅小区环境清洁消杀,不过上门消杀的有效性和必要性开始受到大众质疑。专研生物化学的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教授艾布赖特(Richard Ebright)以书面回复本台置评时就直接了当表示:“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 通过呼吸道传播。”
“没有证据表明,表面消毒、特别是大面积表面消毒,可以减少(新冠病毒)传播。”他写道。
本台记者查阅世界卫生组织官网,网站上注明“应优先对这些非卫生保健环境中的高频接触表面进行消毒,例如应消毒门窗把手、厨房和食品制备区、台面、浴室表面、厕所和水龙头、触屏个人电子设备、个人计算机键盘和工作台面等”,以及“针对新冠病毒,不建议在室内向物体表面例行喷洒消毒液。如果使用消毒液,应该用浸过消毒液的抹布或湿巾擦拭。”
世卫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5月10日才刚表示,中国坚持动态清零的政策是不可持续的,世卫正与中国讨论清零政策。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右)2022年5月10日表示,中国坚持动态清零的政策是不可持续的,世卫正与中国讨论清零政策。(美联社图片)

入室消杀法源依据何在?
不过在上海,入室消杀仍被视为有效抑止新冠病毒散播的重要方法。在5月10日举行的上海疫情防控发布会上,上海市环境整治消杀工作专班副组长、市住房城乡建设管理委副主任金晨就说,开展入户消毒是整个疫情防控的重要一环:
“消毒前社区工作人员是要与感染者以及家属建立积极沟通,争取他们对入室消毒作业的理解和配合,同时还要了解屋内是否有特别需要保护的需求。”
即便如此,入室消杀的防疫政策仍被网民形容为“简单粗暴”,除了电器、家具可能受损,冰箱食物遭到丢弃,待在家中的宠物健康也受到影响,有网民表示若不肯将钥匙交给居委会,就会被“撬门消杀”。美国芝加哥大学人权中心客座教授滕彪是自发组成疫情索赔法律顾问团的律师之一,希望帮助上海防疫政策下的受害者集体申请国家赔偿。在他看来,中国许多防疫政策都违背宪法、侵犯人权。
“无论是随意抓人去方舱隔离,还是入户去消杀,都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而且是违反现行宪法和刑事诉讼法、治安处法罚等等,”滕彪说,“完全是对公民住宅权利、人身权利,包括财产权利的侵犯。”
中国华东政法大学法学教授童之伟5月8日曾发文指,将民众强制送往方舱隔离为非法,且无权强行进入民宅消毒。他在文章中指中国没有任何法律授权任何机构和个人,让居民向公务人员交出住宅锁匙后离家,让公务人员进入住宅作病毒消杀。
不过,童之伟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发表文章后,立即被当局全网封杀,他的微博等社交账户也遭当局禁言。

记者:陈品洁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