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翻译运动”遭中国批斗 为何从未停止?

俄罗斯军事入侵乌克兰之后,有中国网友发起“大翻译运动”,将官媒的洗脑宣传和部分网民的仇外言论翻译成英文等外语,以便让外界了解中国对俄乌战争的态度。

法新社组合图

今年二月底以来,在推特上出现的“大翻译运动”将中国官媒和社媒上支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言论翻译成英文等外文,并披露在全世界面前。这一行动迅速遭到中国官媒抨击,“大翻译运动”官方推特账号甚至被短暂屏蔽,但这场“运动”不但没有停止,还仍在继续扩展其影响力。这其中的原因何在?

  • 另一种“大翻译运动” 乌克兰人在中文社媒披露俄乌战真相
  • 反击洗脑仇外 中国海外发起”大翻译运动”
  • 告诉世界中国人怎么看战争: 网上兴起“大翻译运动”

“大翻译运动”的官方推特号在被屏蔽一天后,4月3日美东时间上午恢复了更新。

这个推特号很快置顶了一篇《大翻译运动官方重振声明》,声明的语言铿锵,对着那些打压大翻译运动的势力直白地说:“大翻译的浪潮绝不回头,总有一天,当阳光重新照在这片土地上,你们会看见那血水烂泥里,有一半的腐烂,一半的青春。”

青春以及年轻

该声明表明了自己“青春”的身份,并且说,“我们从不退缩,流血的年轻赛过苟活的安稳,我们用竖起的中指笑对社会主义的铁拳。”

外界至今无法得知,这群从各国汇聚到一起,用英文、日文、韩文等不同语言翻译中国官媒和社媒言论的网友到底是些什么人?他们可能真的如声明所说,是一群年轻的中国人。

虽然他们表明了“从不退缩”,但对自身安全的担心还是有的。大翻译运动的参与者从一开始就很小心,很少有人会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本台记者在推特上向“大翻译运动”官方账号发出采访邀请时,得到的回复是,“可以文字采访,私信问答形式。出于安全考虑,不接受语音连线形式,见谅。”

与此同时,他们对发布的内容也更加谨慎。声明中说,在官方推特号因为海量举报而被暂停后,“大翻译运动”的组织者对所有发布内容进行排查,以确保无敏感内容。

“运动”组织者告诉本台,所谓确保无敏感内容,是指涉及歧视性言论的都作特殊化处理。比如,中文社媒上对美国黑人的蔑称“黑鬼”,他们在翻译时都只写作“N word”。

但大翻译运动所面对的不仅仅是被外界看来属于恶意的举报,还有中国官媒对大翻译运动连篇累牍的批斗。

《环球时报》在三月中旬连发两篇文章,指责大翻译运动是“抹黑中国的恶意言行”;海外网3月底的一篇评论《小偷小摸的“大翻译运动”抹黑不了中国》更是在各大官媒上迅速转载。文章抨击大翻译运动“通过片面截取翻译中文社交媒体上一些过激言论,向外国受众传递带有明显反华倾向的诱导性和标签化信息。”

文章还以侮辱性的语言,攻击这场运动是“恬不知耻,活脱脱一副‘西方耗材’的可悲嘴脸”,并且表态说,“一个真实、立体、鲜活的中国形象,是任何‘灰黑滤镜’都无法扭曲的,更是‘大翻译运动’这种小偷小摸式的无耻行径无法从根本上所撼动的。”

但这种官方的批斗论调似乎就连中国网络防火墙内的读者都不买帐。在转载这篇文章的社媒评论区,有人在微博上讽刺说,“翻译不是外宣吗,怎么变抹黑了”、“《人民日报》没有坚持四个自信,把中国真实的一面传递出去怕什么?”,以及“不知道谁抹黑了中国人民”等等。为了避免更多类似的评论,海外网的官方微博已经在相关博文下开启了评论筛选的功能。

大翻译运动将中国官媒或中国网民对俄乌战争言论,翻译成英文,让外界知道中国的立场。(大翻译运动推特)

去中心化的运动

在澳洲网友杨涵看来,中国官媒对大翻译运动的批驳反而是在成就这场运动,“我想中国官媒也不理解这种现象,在互联网上越是被反对的东西,名声就越大,风头越高。”

杨涵是以个人身份参与大翻译运动的,他并不属于“大翻译运动”推特账号组织的一部分。他在自己的推特账号上翻译的内容,不仅有俄乌战争的话题,还包括中澳关系、中国与立陶宛的关系、中国的防疫政策等等。

环球网在3月24日的一篇英文报道中提及杨涵的名字,指责他在人权问题、台湾问题等多方面批评中国。但杨涵对此却笑称,这是他的荣誉,“自从中国官媒点我名之后,我的推特跟随者一直在上升。所以,我把它当作一个荣誉。”

他强调,所谓大翻译运动本身就呈现出去中心化的特点,他对推特账号“大翻译运动”组织的行动策略也并不完全赞同,“比如,他们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说,要揭露中国人的丑陋。我觉得这个说法不是很策略,否则的话,就是给中国官媒一个借口来批判他们。而且,《环球时报》也确实用了这句话来批判他们。”

“大翻译运动”推特官方账号则告诉本台记者,他们说要揭露中国人的丑陋其实是为了对抗大外宣的话术。中国官方的大外宣认为,整体“中国人”是充满爱心和热爱和平的。但他们认为,并不是所有中国人都能被一种身份代表。

大翻译运动在多个社交媒体铺展开来之后,也有海外的网友对此表达担忧,认为暴露中国负面的信息会让中国荣誉受损,或让海外华裔社区受到歧视。

杨涵则认为,这种担心没有必要,“中国官媒每年都有大量的资金在海外宣传,宣传的都是正面的消息,所以这些翻译的负面消息和中国政府的舆论对比来说是微不足道的。”

左图:The 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 大翻译运动官方推特帐号,翻译中国网民敬佩普京相关言论。 中图:大翻译运动14日声明遭大量举报和投诉,强调他们的运动是“为了你我的自由”。 右图:大翻译运动官方推特帐号,翻译中国网民敬佩普京的视频。(大翻译运动推特)

持续的影响

“大翻译运动”推特官方账号自三月初建立至今,已经有近10万的跟随者。而整体性的大翻译运动也开始受到西方主流媒体的注意,商业内幕网站在3月31日对这一运动发表了长篇报道。

“改变中国”英文网站创办人曹雅学从十年前就开始把中国人权、法治新闻等报道、翻译成英文,并介绍给西方。但她也经常感到这样做比较孤独,因此对大翻译运动的兴起感到非常高兴。她认为,大翻译运动在俄乌战争这个契机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方式,“在网络时代,要靠一个人或一个机构来做这种沟通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可以说是根本举不起来的;而你要动员大众去做,又没有一个合适的方式去动员他们。”

经过十年的经营,“改变中国”网站已经成为《华盛顿邮报》等西方主流媒体获取中国讯息的参考网站。曹雅学以自己的经验,对大翻译运动抱有厚望,“就希望它能成为一个持续的运动,以后把其他一些可能未必是国际事件,但也特别能够反映中共对言论的掌控、对民众的洗脑等现象,持续地传递出来。”

她强调,这就需要有更多的人知道并参与到这个运动中来。

记者:王允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