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官”李家超投入”选举” 港府继续抓捕记者、冻结异议人士家人财产

已宣布参选香港特首的李家超

美联社图片

刚刚辞任香港政务司司长的李家超,上周六(9日)正式宣布参选特首后,港府对民主派人士及言论自由的打压未有停步。继上周以“煽动罪”拘捕6名法庭旁听人士后,香港国安周一(11日)再以“煽动罪”拘捕香港资深传媒工作者区家麟。而已流亡海外的前香港立法会议员许智峰,其妻子及母亲被香港高等法院实施“财产限制令”。

  • 中国国务院免去李家超职务 宣布参加港首竞选
  • 李家超宣布参选特首 只有口号不见政策
  • 李家超获提名票逾两百 梁振英现身力挺

“多谢大家关心”!被扣查超过十六小时后,香港资深传媒工作者区家麟获准保释,他步出警署时略显疲惫,面对守候多时的记者同行,他未有多言,匆匆离开。

他周一(11日)清晨被香港国安登门拘捕,指他涉嫌违反香港《刑事罪行条例》第9及10条“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

港警以煽动罪拘《立场新闻》高层后 再以同样罪名拘区家麟

多家亲北京港媒报道,区家麟被捕,与他在香港《立场新闻》发表的多篇文章有关。去年底,香港国安同样以“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拘捕《立场新闻》前总编辑钟沛权,前董事吴霭仪、何韵诗等6名高层,迫使《立场新闻》停运。

相隔三个多月,曾为《立场新闻》专栏作家的区家麟也被捕。而在被捕前一天,区家麟不点名批评正参选特首的李家超声称施政“以结果为目标”是否罔顾程序和原则。

区家麟获准保释现场(脸书截图)

被捕前一天曾不点名批评李家超 李家超拒评事件

警察出身的前香港政务司司长李家超,上周辞去政务司职务后,正式开展特首“选举”工程。被问到区家麟被捕事件时,李家超以“已离开政府,不了解案件细节”为由拒绝回应,又声称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在《基本法》中有清晰保障,由1997年至今“一字不改”。

现年54岁的区家麟,90年代加入香港无线电视(TVB)任职记者,之后主理专题报道,是香港新闻界代表人物之一。他离开无线电视后,在香港电台主持节目《自由风自由Phone》长达11年,去年港府整肃香港电台后被辞退,目前仍是香港中文大学新闻及传播学院专业顾问。

香港记者协会发表声明,深切关注区家麟被捕,忧虑事件将进一步损害香港新闻自由,促请警方尽快交代案情,同时要求港府保障香港市民依《基本法》所享有的新闻及言论自由。

同行形容为代表香港新闻界的一个名字

身兼香港记协主席和前《立场新闻》副采访主任的陈朗升向本台表示,不便揣测区家麟被捕原因,但透露以他所知,区家麟早有被捕的心理准备。

陈朗升说:“40岁的人,大家都是看区家麟的《新闻透视》和《星期X档案》长大。我们小时候,区家麟已是代表香港新闻界一个名字,是一位有条不紊、有理性地向观众解释新闻事件的人物。随着环境愈趋危险,他都选择坦然面对。大家看到他每日在社交媒体玩拼字游戏,和大家说早晨,我想都是有他的用意。 ”

陈朗升又重申,港人正面对与中国一样的环境,对于言论和文字的红线界定,“在不同时间都有不同定义”已是香港的“新常态”,难以评估区家麟被指“煽动”,涉及什么文章内容。

而除了新闻工作者,港府上周也以“煽动罪”拘捕6名法庭旁听人士。事实上,这条充满殖民地色彩的旧法,自“六七暴动”后未有再被动用,也被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多次质疑定义过宽,促请港府修法,港府一直未有理会。直至2020年3月,港警首次动用这条尘封半世纪的殖民地恶法,拘捕前民主派区议员郑丽琼,再相继检控多名民主派人士。

已宣布参加香港特首竞选的政务司原司长李家超(法新社图片)

流亡前议员家人被连坐法冻结财产

除了以“煽动罪”打压言论自由外,港府也继续以“连坐法”和经济手段方式恫吓海外民主派人士。

流亡澳大利亚的前香港立法会议员许智峰周六(9日)在脸书发贴,表示从电邮收到香港警方通知,指香港高等法院在律政司申请下,按《港区国安法》第43条对他本人、妻子及母亲发出“财产限制令”,禁止他们从香港移走任何名下财产,以及卖出或处理任何香港境内财产,违者可被控“藐视法庭罪”,被判监5年或罚款港币50万。

许智峰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所谓的“财产限制令”,基本上和冻结财产无异。他在2020年底流亡海外之初,已曾被香港三家银行冻结户口。当时香港警方以他挪用众筹款项,干犯“洗黑钱”罪为由,要求银行冻结户口。其后银行短暂解冻其户口,他得以把大部分存款转移到海外。

许志峰帖文(脸书截图)

法院配合下达命令 却未交代具体理据

然而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是由香港高等法院颁下财产限制令,他认为显示港府已控制法庭,成为打压异见的刽子手,又质疑法庭未有交代对他及家人施加财产限制的理据,牵涉什么案件、哪条罪行。

许智峰认为,事件显示港府对民主派人士的打压升级,旨在以经济手段滋扰及威吓异见人士。
许智峰说:“这个手法可能将会用来针对不同人士,连你的家人也遭殃,意味警告海外发声的人要三思,在香港有任何家人或资财都要牺牲,我觉得是加重了海外发声人士的成本。”

许智峰表示,因已预期港府会对他进行报复,因此和家人早于离港后出售所有在港物业,并将所有财产转移到外地,因此是次财产限制令形同虚设。他又强调妻子及母亲都是家庭主妇,从未参与政治或公共事务,批评港府无制约下的野蛮株连行为,手法可耻。

许智峰虽然在港仍身负多宗刑事案件,但目前未有一宗涉及《港区国安法》,他质疑法庭凭什么以《国安法》细则限制他及家人处理财产。

至于他和家人被施加财产限制和李家超争取成为下任特首是否有关,他表示难以评估,但认为“武官”出身的李家超如果成为香港特首,类似的打压只会成为常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吕熙、李若如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