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病例数与封城不成比例 分析:确诊可能被低估

中国独立媒体人江雪所发表的“长安十日”,让外界得以一窥中国西安封城后的代价。本台《亚洲很想聊》中谈到,在中共传统教育讲究”顾大局”,就是要求少数牺牲成就集体。政治评论员程晓农从另一个角度观察,中共向来把疫情当成国家机密,采取这么严厉的手段封城,很可能中共公布的病例数被低估。

江雪的“长安十日”向外界传递西安封城后,物资传递不到人的手里,1300万人吃饭突然成为一件难事,管控升级人们在便利店找吃的、抢吃的,有人说自己“弹尽粮绝”,有人开始“以物易物”。虽然各种社交媒体上有个别零星的居民上传部分视频分享西安现况,江雪的“长安十日”让外界能有对西安封城有更清晰的了解。

政治评论员程晓农在《亚洲很想聊》节目中表示,他看完江雪的“长安十日”后没有特别惊讶,因为他觉得江雪描述的很多情况,其实在事先是可以想像得到。程晓农说,中共会为了施行封城、封小区、封街道会不择手段,老百姓的死活从来不在他们的考量之内。

“虽然他们天天喊‘为人民服务’,实际上他们要的是‘人民要为政权服务’。政府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也解决不了问题。政府不觉得老百姓生死、病人需要急救是大问题,在他们看来少一条人命、多一条人命无所谓。”

程晓农预期,江雪能够发声的时间也就是疫情期间,就像武汉的方方现在也不说话。疫情后中共的管控就会聚集到江雪头上,舆论管制、言论管制是专制的基本特点之一。

中共在乎顾大局 西安“少数牺牲”成就集体

陕西省委书记刘国中日前要求党员干部讲政治、顾大局,以更坚决更果断措施阻断疫情传播蔓延。台湾智库谘询委员张国城分析,自从有中国共产党以来,就是讲政治顾大局、巩固党的领导、威信、统治,这绝对是最重要的。张国城说,中共不是民选的政府,不用在意民意反弹,他们不需要担心在哪一次的选举,民意会因为封城的不便,让执政党下台,。

张国城:“西安封住了,就像湖北武汉封住,不至于扩散全国,恐怕大多数的中国人还是会支持共产党的作为。就是少数人的牺牲,换取大多数人的利益。这是中共传统教育本来就非常强调,’少数牺牲成就集体’,这是非常常见,而且目前看来他们也没有更好的方法。”

程晓农:中共把疫情当成国家机密 真相被封死

程晓农点出现在的问题在于,目前西安的病例数每天约上百人左右,西安1300万人中100个人检测结果,有严重到要封整城吗?

程晓农:“反过来讲,他既然已经采取这么严厉封1千多万人这座城市,说明他的疫情真相没有公布。有可能从外界媒体的角度,我们跟随中共报导说有几个病例就几个病例,这可能低估了,中共把疫情向来当成国家机密对待,他没有一次讲过实话。”

程晓农举例,武汉疫情爆发时也是如此,更早之前,中国新闻周刊登一篇文章提到,1980年代上海曾发生吃田螺(上海称毛蚶)甲型肝炎迅速蔓延,当时北京高层下令“保密”,不能让老百姓知道,所以疫情要保密。在保密下想办法采取措施,这是中共的制度。

程晓农:“中共首先考虑的不是老百姓死活,而是政权的形象。因此他绝对不允许任何疫情损害政权的政治形象。隔离、封城最主要的目的不是帮助老百姓解决医疗、疫情扩散问题,是把疫情真相封死在这个城市。随着封城的同时,中共的社交媒体也同时封锁。因此,关于疫情的真相传播也被封死了。”

张国城:中共借封城控制手段向西方展示强大控制力

张国城也表示,西安这么严厉的封城,所有人都会直接联想到疫情相当严重,绝对远超过他现在公布的数字。他也从另一个角度解读,中共向来有“丧事当成喜事”办的习惯,既然疫情已经发生,中共要让全世界和全中国人民看到,中国共产党管制人民能力、强度有多高。就算只有少数病例的疫情,也可以让一千多万人封城,控制力大到这样的程度。

张国城:“换句话说,任何国家不要轻忽中国共产党的意志跟能力,不管喜不喜欢、反对他,西方国家不要妄想总是要来演变、改变我,总是希望外在的制裁压力可以屈服,王岐山说中国人吃草都能活一年,中国人可以在中共管治下,艰苦还是能过得下去。”

张国城还进一步说明,这次中共要给全世界的政治讯息是,不要怀疑他对抗制裁,坚持体制的能力跟决心。既然西安这么大区域都有办法号令,所以也不要怀疑中共是不是用武力解决台湾的能力跟决心。张国城说,“中共反而利用这个机会显示,让全世界看到中共的铁腕能力,反正他又不靠民意。”

程晓农提到,凡是在共产党国家发生过红色革命,红色政权是由暴力、武装夺取的,这样的国家的社会价值观很难改变,因为民众拒绝改变价值观。只有被红色政权“入侵”的国家,例如东欧把红色价值观“清零”,只有这样民主化才能成功。中国未来真正的问题不是民主化怎么走,而是价值观怎么改的问题。或者说中国的民众有多少人认识到,自己的价值观应该要改。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胡力汉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