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关于维吾尔人权的报告为何迟迟不公布?

最近几周来,维权人士和美国政界人士不断敦促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HCHR)尽快公布其关于中国当局涉嫌侵犯新疆维吾尔和其他突厥民族人权的报告。

过去三年来,联合国人权办公室主任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一直在努力对新疆维吾尔和其他突厥民族人权遭受侵犯的指控进行“独立评估”。

上周六,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中国外长王毅表示,中方早就表示欢迎巴切莱特女士访问中国,包括新疆。

“(北京)反对各种偏见和无端指责,”王毅说。

总部位于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项目和宣传经理祖姆雷泰·阿金(Zumretay Arkin)表示,维吾尔代表大会和其他人权组织希望看到联合国人权办公室保持它的监督机制, 不受限制地访问新疆,防止其新疆之行被中国政府利用。

“王毅最近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说巴切莱特将能够参观的说法是不可信的,” 阿金说。 “鉴于高级专员在过去三年中未能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我们预计这次访问不会很快进行。”

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和人权组织指责中国侵犯维吾尔人权,强迫维吾尔妇女绝育,对维吾尔人实施酷刑、强迫劳动,将超过一百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族人士关押在新疆拘留营。美国政府将这些行为定性为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

中国否认有关指控,并表示其在新疆的设施都是职业培训中心,北京的新疆政策旨在打击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

周二,人权观察执行主任肯·罗斯(Ken Roth)呼吁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在3月7日举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之前,公布其对新疆人权的调查结果。

上个月,美国国会参议员杰夫·默克利(Jeff Merkley)和众议员詹姆斯·P·麦戈文(James P. McGovern)在一封公开信中呼吁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在北京冬奥会前“公布其对中国新疆政策的评估。”

周四,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在布鲁金斯学会举行的关于美国的新疆政策的讨论会上敦促巴切莱特尽快发布这份人权报告。

“我们当然仍然希望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发布这份报告并进行进一步的调查,”理查森说。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维吾尔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阿卜杜勒哈基姆·伊德里斯告诉美国之音,自从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于2018年9月上任以来,她在维吾尔人权问题上一直很被动。

“这些不仅是我的话,甚至她的官员也告诉我们,她一直无视详细描述维吾尔人权(在中国)的报告和文件,”伊德里斯告诉美国之音。

伊德里斯说,2018年底,他和一些维吾尔维权人士会见了巴切莱特办公室一名负责中国人权事务的工作人员。

“2018年底在日内瓦,我们去了联合国人权办公室,我们遇到了一位负责中国人权事务的官员,”伊德里斯说。

据伊德里斯称,在与联合国人权办公室的官员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后,他们从该官员那里获悉,他的部门已将新疆人权状况的报告和文件汇总,并提交给巴切莱特办公室。

“尽管他们把报告和文件送到了她的办公室,但是报告并没有受到重视,”伊德里斯说。

伊德里斯说,在过去三年中,“每年维吾尔人都希望巴切莱特代表联合国根据相关报告和她办公室的调查结果,就中国维吾尔人可怕的人权状况发表一些看法”。

“这些年来,巴切莱特一直小心翼翼地不激怒中国,这就是她一直拖延这份紧急报告的原因。”伊德里斯说。

不过,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发言人伊丽莎白·斯罗塞尔 (Elizabeth Throssell)2月28日通过电邮告诉美国之音,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将在人权理事会第49届会议期间,在3月7日的全球报告中提供新的信息。

至于巴切莱特对新疆的访问,斯罗塞尔告诉美国之音:“在访问中,访问范围必须使高级专员能够不受限制地进行有意义的访问,包括与民间社会进行无监督的面谈。”斯罗塞尔还说,双方目前仍在进行磋商,暂时还没有进一步的细节可以分享。

去年9月,巴切莱特对她在“寻求有意义地进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努力”探索人权方面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表示遗憾。

“与此同时,我的办公室正在完成对有关该地区严重侵犯人权指控的信息进行评估,以期将其公之于众,”巴切莱特去年9月在日内瓦举行的人权理事会会议上说。

去年12月,在伦敦的一个非官方法庭称中国在新疆“对维吾尔、哈萨克和其他少数民族公民实施了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和酷刑”后,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发言人鲁珀特·科尔维尔(Rupert Colville)说,米歇尔·巴切莱特曾希望在未来几周内发表其关于新疆的报告。

上个月,《南华早报》报道称,北京同意在北京冬奥会后接待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对新疆的访问。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中国研究主任兼高级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表示,为了人权目的而进行真正的访问的唯一途径是将维吾尔人带出新疆,永远不要让他们返回,并且完全不受监督地对话。

否则的话,北京将“严密控制联合国人权官员在当地看到的情况,尤其是因为实际上相当多的拘禁营已被清理或关闭,”郑国恩告诉美国之音。 “很多人已经被强制转移或被判长期监禁。”

乌鲁木齐的一名维吾尔政府官员告诉美国之音,任何维吾尔人“要想(自由地)说话并讲述正在发生的事情,就必须离开中国”。

“每个(维吾尔)家庭都有悲剧,至少有人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我不能详细告诉你,”要求匿名的维吾尔官员告诉美国之音。 “没有人是冷静的。每个家庭都在为某人哭泣。”

分享

最新更新

重要新闻

相关文章